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75章

-薄戰夜眸光裡掠過一道溢彩,一手抱著丫丫,一手牽著小墨,優雅矜貴走到她身邊:“今天的確很漂亮。”

他很少誇女人外貌。

此刻清冽磁雅聲音,出自肺腑。

蘭溪溪心情一下放鬆,取而代之的是羞澀甜蜜:“謝謝夜哥。”

薄戰夜很想將她拉入懷裡,在她唇上印上專屬於他的一吻,但懷裡抱著女兒,隻好控製住衝動,轉而和傅正愷夫婦打招呼。

傅正愷夫婦以及傅懿謙,是無論走到哪裡,都被第一個接待的人物。

彆的情侶雙方見麵,男方也會第一個向嶽父嶽母打招呼,但薄戰夜第一關注點在蘭溪溪身上,這是個不錯的細節。

說明他是真的喜歡蘭溪溪,任何時候,蘭溪溪都在第一位。

傅正愷滿意道:“即將成為一家人,不用那麼生疏。”

“是的薄九,稱呼我們嶽父嶽母就行,莫助理也一樣,平時稱呼先生夫人就行。”

國雅琴溫柔說著,望向趙心蘭,主動打招呼:

“親家,我們第一次上門,冇有準備特彆的禮物,也不想送貴重的禮物,把孩子們的事情變得利益化,金錢化,就帶了些特色水果,一會兒一起嚐嚐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

趙心蘭冇想到國雅琴會主動打招呼,受寵若驚,無所適從,又無比熱情道:

“不介意不介意,你們能來,我就很高興了,快進屋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幾個長輩走在前麵進屋。

蘭溪溪看著那和氣融融的氣氛,心裡異常暖,異常甜。

曾經,趙心蘭問她從哪裡出嫁時,她不僅感傷,還很羨慕那些雙方父母和氣溫馨為兒女談婚事的畫麵。

現在,她居然也能擁有。

這個冬天,一點都不冷。

“小溪。”彼時,薄戰夜溫暖寬大的大手握住她小手。

蘭溪溪一回頭,才發現……

兩個孩子已經跟著傅懿謙進屋,門外隻剩下他們兩人。

她微微皺起秀眉:“嗯?怎麼了?”

薄戰夜說:“我想再說一次你很美。”

暗啞,深情。

比起第一次公開的誇讚,更顯情侶間的親密,私語。

蘭溪溪愕然一怔,小臉兒發紅,羞澀的不知如何迴應。

薄戰夜低頭,快速在她唇上落上一吻,然後笑了笑,風輕雲淡牽著她:“走吧,進屋。”

蘭溪溪唇上溫溫熱熱的,鼻間也還殘留著他清冽氣息,她輕嗯一聲,跟著他進屋。

寬大餐廳裡,燈光明亮,餐桌上已經佈滿精緻美食。

從炒菜到湯品,再到蒸菜,應有儘有,色香味俱全,如同滿漢全席。

“就我們兩家人,弄這麼浪費做什麼?這時候可提倡勤儉節約。”傅正愷道。

國雅琴也覺得有點過於隆重:“一家人,吃點家常便飯即可,薄九,親家,以後不用這麼麻煩的。”

薄戰夜邀請他們入座,也將蘭溪溪安排到位置上,然後鄭重說道:

“嶽父,嶽母,這些菜不是隆重,也不是浪費,是我親自做來送給小溪的。”

什麼?

親自做!

高高在上、手握經濟命脈與實驗工作的薄戰夜,居然親自做飯?還做這麼隆重?

一桌人震驚。

薄小墨直接詫異:“爹地,你不是不會做飯嘛?什麼時候會做的?”

薄戰夜回答:“這幾天學習的。”

然後看向蘭溪溪:“我想過了,婚後不能讓你做飯,你不僅是嶽父嶽母的掌上明珠,也是我心中的寶貝,我比任何人不希望你忙碌於廚房,雙手染上油膩。

以後,大部分時間我來做,你負責打下手,或在旁邊看著我就行。不是說還是要你幫忙,主要是我認為夫妻一起做飯,是很溫馨的事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