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77章

-下一秒,轉身狠狠將她壓在牆上,吻住她的唇!

這幾日未見,每一晚空閒時,他都想這麼做。

今天看到她的第一眼,他更想這麼做。

他的吻,霸道強勢,溫柔又繾綣,帶著濃濃的獨特氣息將她覆蓋,包圍。

蘭溪溪小小身子在牆壁和薄戰夜的身軀之中,被包裹的密不透風。

似擔心牆壁冷,他的手臂還是顧及的墊在下麵的。

她呼吸加快,發熱,炙熱到喘不過氣……

薄戰夜親了許久,感覺到她的難以呼吸,方纔一點點放鬆力道,凝視著她黑白分明的眼睛:

“想我嗎?嗯?”

蘭溪溪溺在他異常深邃又異常迷人浩瀚的眼眸裡,被親的發紅還帶著水光的粉唇掀開:

“嗯,想。”

薄戰夜挑起她的下巴,再靠近一分:

“想我哪兒?想我抱你,還是親你?”

暗啞,愛昧。

往上尾音,親密極了!

蘭溪溪本就發熱的呼吸愈發發熱,小臉兒緋紅:“……”

說不出一字半語!

哪兒有他這麼問的!

薄戰夜見她不說話,挑了挑眉:“難道不想我親你,抱你?”

“不是。”蘭溪溪飛快搖頭,最後臉紅的快要滴血,硬著頭皮說:“想,想你親我,想你抱我。”

羞澀至極的聲音,說完,真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!

薄戰夜幽邃的眼眸裡滿是流光溢彩與絢麗煙花,他聲音明顯加重:

“我比你想的深刻一些,不僅想親你,抱你,還想……辦你。”

危險,暗啞!帶著濃濃占有意味。

話落,他再一次狂熱的親住她唇。

“唔……”蘭溪溪再次落入他的溫柔之中,如同陷入沼澤,無法掙脫。

她不知道是因為幾日未見,還是今天特意打扮的緣故,她感覺到男人明顯比以往更霸道,更難以自控。

就在薄戰夜恨不得真要做下一步動作說,身上手機突兀響起,打破這份美好。

他動作微頓,想置若罔聞,蘭溪溪卻已經清醒過來,抬起小手推他:

“你快接電話吧,爸媽也還在外麵。”

她羞澀的生害怕被髮現。

薄戰夜不由得一笑:“你偷偷不見,來找我,你覺得他們不會想到我們在做什麼?”

額!!!

好像也是!

是她太心急了!

蘭溪溪窘迫不已為自己的行為找藉口:“我隻是很高興你為我做得事情,想過來看看有冇有幫忙的,我纔沒有想怎樣。”

“嗯……”薄戰夜尾音明顯拉長,然後揶揄說道:“你冇想怎樣,隻是一上來就抱住我。”

蘭溪溪頓囧!

看破不說破,他能不能不要拆穿她?

手機鈴聲還在想著。

薄戰夜到底冇有在逗她,拿起手機接聽。

那端在說東西已經準備好,他應道:“好,我明天過來。”

掛斷電話,他深邃瀲灩眼睛望著身前的小女人,說道:“離結婚時間不多,我接下來還有很多事情忙,今晚找個藉口留下來,陪我一晚?”

是溫柔的詢問,卻帶著難以讓人拒絕的商量。

蘭溪溪哪怕明知道父母和大哥不會答應,也明知道婚前留下,會顯得很不自愛。

但是,他為她做那麼多,這一天的感動太多,這幾日的思念也很多,她也不想匆匆見一麵,就快速分開。

她想了想,點頭:“可以,但是我不知道找什麼藉口。”

薄戰夜說:“實在不行,撒嬌也可。”

額。。。

為了留下跟父母撒嬌,也太那個了吧!

蘭溪溪纔不要,推開他:“我想正經的理由,想得到就留,想不到就不留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