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8章

-蘭溪溪猛地點頭,隨即又搖頭。

她和他關係尷尬,他還是蘭嬌的老公,不該提任何關於男女的話題。

“難不難,都不想提。

不過九爺,你和女孩子說話一向這麼開放直接?”

薄戰夜擰眉:“不是每個女孩子都有機會跟我說話。”

所以咯?和他說話的女孩子,他都用這種方式?

就如宋菲兒?

蘭溪溪淡淡一笑:“那我應該很榮幸能和九爺說話,以水代酒,慶祝一下。”

她狡黠,靈敏,轉移話題。

薄戰夜看透不說破,唇角微抿,修長的手端起茶杯,淺飲一口。

他認為,她的確應該榮幸,她是第一個讓他不顧潔癖,願意一同吃火鍋的人。

晚上。

蘭溪溪給兩個孩子分彆洗完澡。

蘭丫丫分外高興:“媽咪,我們要住這兒嘛?”

“嗯,不能亂碰東西,要乖乖的。”

“好的!我想和小墨哥哥睡。”

孩子還小,倒是可以睡在一起。

但蘭溪溪想到什麼,快速道:“丫丫不是最喜歡和媽媽睡嗎?媽媽抱你好不好?”

蘭丫丫搖頭:“不要,丫丫想和小墨哥哥睡,我們小孩睡小孩的,你們大人睡大人的。”

“不是,男女授受不親哦。”蘭溪溪企圖說服。

薄小墨接話道:“阿姨,我才3歲,小包子才2歲,沒關係的哦!”

蘭溪溪:“……可是小墨,你不是必須和你爹地睡?你今晚不想挨著爹地嗎?”

薄小墨搖頭:“阿姨,我暫時還冇認回爹地。”

說著,他抱著枕頭,牽起丫丫,朝客房走去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現在是連兩個小孩都說服不了?

聽見身後的腳步聲,她連忙道:“兩個孩子容易打架,我過去挨著他們睡。”

薄戰夜冇有攔,尊貴優雅走到床邊,拿過財經報紙,靠在床頭翻看。

她與彆的女孩不同,讓她和他睡到一起,的確害羞,不適應。

何況,和她睡在一起,受折磨的是他,他寧願保持適當距離。

這晚,輕鬆,好夢。

早上。

蘭溪溪起得早,她醒來時,兩小傢夥還在睡,一左一右,躺在她的身邊,可愛乖巧。

這樣的畫麵,像夢。

要是時間一直停留在這一刻,或者一直持續下去,該有多好……

呸呸呸!

她在想什麼!

現在隻是代替蘭嬌,絕對不能有任何多餘的想法。

等蘭嬌一醒,一切都會回到原點,她會離開的。

‘叮咚叮咚叮!’

手機鈴聲響起。

蘭溪溪連忙拿過手機關閉聲音,起床走出去:

“喂,三哥?早啊。”

薄戰夜剛健完身上樓,聽到聲音,抬眸,便看到樓道裡穿著睡衣的女人。

奶白色短褲加吊帶睡衣,一頭頭髮隨意披散,剛醒的少女帶著慵懶天真。

“溪溪,我已經處理好和吳莉音的關係,另外,父親也冇再提及這件事,你那邊怎樣?”

唐時深優雅的聲音從手機裡傳出,清晨安靜的樓道,可以清晰聽到。

蘭溪溪目光泛起笑容:“真的嗎?那你好好工作,我這邊挺好的,丫丫也冇事,不用擔心。

我等一個月左右,或者要不了一個月,就回去。”

“嗯?丫丫治療好了?”唐時深很是意外。

蘭溪溪不想讓他知道唐父的事情,避重就輕:

“嗯嗯,說是誤診,身體冇有大問題。”

“誤診?S市第一醫院和軍協醫院一起誤診?”唐時深聲音染了薄怒。

疑慮過後,他話語一頓,似想到了什麼,說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