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84章

-所以,我關閉了cps和一切定位方式,還開啟了防護模式,冇有人能找到。

除此之外,我還告訴爺爺奶奶,這是我的計劃,讓他們不用擔心,不用來找我。”

也就是說,不僅定位不到他們,家裡的人還根本不會來找他們!

薄戰夜被這樣的話語和計較氣的額頭青筋直跳,抬手,一把掐住國娉婷的脖頸。

‘砰!’將她筆挺身姿推到樹乾上,聲音異常冷凝:

“你腦子有水?做出這種計劃?你可知道我最近有多忙!冇有時間陪你在這裡耗!”

國娉婷臉色被掐的發紅。

她從小習武,遇到的對手不少,但像薄戰夜這樣強盛有殺氣,還能扼住她命脈的,絕對是第一個!

她一腳踢開他,捂著發痛的脖子咳咳幾聲:

“對,我就是腦子有水,纔會喜歡你這種男人!要找知道你能做到這個地步,恨不得殺了我,我死也不會覬覦你半分!”

薄戰夜並未因她的嫌棄而感到不悅,相反,臉色異常冷凝:

“隻有小溪能得到我的溫柔,你這種心機女人,不配。”

話落,他丟下她,邁步就走。

在他看來,她算計這些已經觸碰到他底線。

而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……

距離婚期越來越近,他研究還未進行最後實驗,再晚就來不及。

看著被雪覆蓋的漫天森林,薄戰夜眉目深索,尋找儘快出去辦法。

畢竟除卻時間問題,他們身上還冇有衣物以及糧食,撐不久。

另外,這片森林還有許多雪狼和野獸,稍有不慎,命喪黃泉!

國娉婷此刻也後悔死。

她比誰都知道這片森林有多危險,又是在最南端無人區,很難被人發現。唯一的巡邏隊也是一週一次巡邏。

她之前挑選這裡,無非是想讓薄戰夜看清楚,她是最適合陪他麵對危險,且能帶給他刺激的女人。

可現在,她壓根就不想再和他麵對,隻想出去!

該死!

她站在原地,道:“這裡冇辦法出去的。據我所知,唯一的近道,都要走三天三夜,但我們冇有雪地靴和抗寒服,手上也冇有帶應對動物武器,根本無法赤手空拳走出去。

現在唯一的辦法,是想辦法讓直升飛機或控製器降落下來。不然隻能等巡邏隊。”

薄戰夜頓住腳步,轉身,冷冷射向國娉婷:“你飛上去?”

國娉婷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她若會飛,絕對直接離開,丟他在這裡喂狼!

不過眼下,除了飛,還真冇有其他辦法。

怎麼辦?

……

帝城。

蘭溪溪回到家後,傅懿謙得知南景霆放棄,倒冇再說什麼,也冇為難,隻是道:

“距離婚禮冇多少時間,你安心護膚美容,等著做新娘便行。”

“好,謝謝大哥!你是最好的哥!”

比起蘭梟,簡直一個天上,一個地下。

傅懿謙唇角勾了勾:“也謝你不怪我多管閒事,你是最好的妹妹。

對了,你二哥三哥的事,不知進行到什麼地步?其實我希望他們在你婚禮前回來,參加你的婚禮。

畢竟他們也挺在意你,之前還詢問我你是不是喜歡他們。”

是嗎?

他們居然詢問過?

蘭溪溪心裡微微觸動,想了想:“我明天冇事去看看情況,彆擔心,應該冇事。”

“嗯。”

回到房間,蘭溪溪找齣兒童繪本,陪孩子們一起繪畫。

晚上,她給薄戰夜發去問候訊息,冇有回覆,以為是實驗忙,也冇多想。

然而讓她冇想到的是,第二天早上依舊冇有回覆,包括她打的電話也冇接,該不會出什麼事情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