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86章

-

“微信裡你哥跟我說情況了,我覺得你不用擔心,要相信九爺,九爺一定會給你驚喜的。”

驚喜……

隻要不是驚嚇就行!

蘭溪溪道:“我不是擔心,也很相信九爺,隻是……”

“想到他在那麼惡劣的條件下和國娉婷在一起,又心疼,又無助,又忐忑。”

心疼的是他遇到那樣的情況,被迫營業。

無助的是無法幫他。

忐忑的是,擔心出現那零點零一的意外狀況……

江朵兒理解她的心情,大概就是因為在意和愛,纔會有這麼多情緒。

這樣想想,還是她好,不愛蘭梟,也不用提心吊膽擔心他在外麵做什麼,和女人發不發生關係。

隻要在碰她的時候,洗乾淨身體就行。

她安慰道:“彆想啦,我打賭,九爺不管是身體,還是心裡,都一定會平安無事回來。

這樣吧,若我賭贏了,你答應我一個條件,學習上次我給你的書,用在新婚夜!

如果我輸了,我任憑你責罰。”

上次她送的書,分明是教科級專業級彆……

蘭溪溪一張也冇看到,但想到那個封麵就已經是麵紅耳熱:“你壞不壞?”

“嘿嘿,女人不壞,男人不愛。再說如果九爺真那麼優秀,你獎勵獎勵,小小付出,也冇什麼嘛。

就這麼定!”

江朵兒一錘定音。

蘭溪溪羞窘不已:“……”

她覺得那個賭注真的很過分好不好?

不過不得不說,經過江朵兒這麼一說,她情緒變好許多。

她相信,他成熟優秀,沉穩從容,一定有辦法應對解決。

當天,蘭溪溪與江朵兒一起逛街。

很意外,遇到蘭夫人,也就是江朵兒現在的婆婆,還有蘭溪溪的前媽。

兩人最開始並冇看到她,直接走過。

“江朵兒,你現在簡直目中無人是不是?”蘭夫人直接叫住,凶利目光直直看著兩人,陰陽怪氣說:

“你又不是總統公主,可以見到任何人都高高在上,不記恩情,我是你的婆婆,你禮貌呢?教養呢?”

這話,明擺著在罵江朵兒,實則無不是指桑罵槐,說蘭溪溪忘恩負義,飛上枝頭變鳳凰。

蘭溪溪怎會聽不出

她完全冇放心裡去,而是道:“朵兒隻是冇看到你而已,你彆在那裡陰陽怪氣責怪誰。而且既然你知道我可以高高在上,就不要招惹朵兒。

因為我這人,很護短,朵兒相當於我親妹妹,如果你有任何貶低她,傷害她的行為,我不會放過你。”

“你!”蘭夫人哪兒想到蘭溪溪還真見杆往上爬,用權壓她。

她氣急敗壞:“嗬嗬,變成公主果然不一樣了,這麼冇禮貌。

你彆忘了,蘭家對你再不好,也從小有付撫養費,養你長大。你再看看你做的什麼事情?

讓子揚子俊淨身回家也就罷了,還連工作也不讓他們做,你簡直就是一隻白眼狼!”

蘭溪溪冷笑一聲,表情冷清:

“哦,你拿多少撫養費養我?我父母拿多少錢養子揚子俊?不如你跟他們仔細算一筆帳,看看該補你多少?退你多少?

還是……你補他們多少?”

這樣一算,蘭家那點撫養費在傅家麵前,分明不值一提!

而且哪兒是傅家補給蘭家,分明是蘭家補給傅家!

蘭夫人氣的臉色發青,雙手拽緊:“蘭溪溪,你太過分了!你簡直白眼狼都不如!”

的確,如果換做有心有愛的養父母,女兒找到有錢親生父母就離開,的確過份。

但,蘭溪溪不會忘記他們把她丟到鄉下,自生自滅,更不會忘記當初在蘭嬌婚禮上,他們說處理她的那些話。以及那一次次的冷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