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87章

-

白箋前不久才從涼九口中得知宮漓歌被齊家人帶走的訊息,涼九以保護不力被打回組織受罰。

不管宮漓歌和齊燁發生了什麼,宮漓歌被b大開除,白箋心裡還在高興宮漓歌是活該,自己也能趁機離開b大,去保護那種賤人真是浪費她的時間。

哪知道這個陰魂不散的賤人居然追到了這裡,白箋還以為宮漓歌是特地來找她的,冷著一張臉,口吻不善。

“我為什麼不能來這裡?”宮漓歌掛著玩味的笑容進來,看來白箋還不知道拍了寶石的人是自己。

“我警告你,這裡是我工作的地方,既然你離開了b大,那就和我沒關係了,你要是不快滾,彆怪我找保安!”

自命不凡的白箋始終覺得自己對容宴來說是特彆的,肯定是宮漓歌這個賤人用容宴的手機刪了她。

這個仇她不能不報!

“找保安?”閔瑤不可思議的看著她,“你現在就給我出去。”

拋開兩人的私人恩怨不談,現在關係到她要挖宮漓歌,就算是挖不到,至少宮漓歌還是花了錢的客人,哪有讓保安將客人趕走的道理?

白箋近來是越發放肆了,仗著和老闆關係匪淺,居然膽大妄為到這個地步。

“你讓我出去?彆以為你是總監就能控製我了,我告訴你,這還輪不到你說話,平時叫你一聲總監那是我給你麵子,今天我就要讓保安將她掃地出門。”

白箋還真的當著閔瑤的麵叫了保安進來,以盛氣淩人的姿態高傲的看著宮漓歌,“將她給我轟出去!”

自己就算不保護宮漓歌,看在給容宴工作了這麼多年的份上,他一定不會怪罪自己。

宮漓歌闖入她的地盤,正好讓宮漓歌好好看看,自己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!

閔瑤被這個豬隊友氣得心口發疼,用力的拍著桌子,“白箋,我看你真是膽大妄為!你這個蠢貨,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?”

“我做什麼還輪不到你來管,都愣著乾什麼,還不快將她轟出去。”

宮漓歌有些不理解涼九口中精通八國語言,優秀如神的天才,在她眼裡白箋就是一個自負又自大的可悲女人罷了。

從容宴對白箋的態度,擺明瞭就是上司對員工,而且這樣的員工有很多,充其量白箋就是元老級彆的員工,難不成年齡大成為了她優越點?

“我看誰敢!”

保安很為難,一邊是總監,一邊是人人皆知,和老闆“關係匪淺”的人,哪邊都不是他們能得罪的。

從前白箋作威作福閔瑤一忍再忍,今天居然放肆到這個地步。

“白箋,星格還輪不到你說了算!你敢對客人如此不恭敬,我一定會上報給老闆!這次就算是老闆也救不了你。”閔瑤氣場強大,“我絕不會善罷甘休!”

“客人?你說她是客人?”白箋這才抓住了重點。

宮漓歌不是來找茬?

慢著!

一個念頭在白箋的腦中升起。

她猛地看向宮漓歌,“那一晚拍下紫寶石的人是你?”

宮漓歌嘴角噙著淡淡的笑容,“是我,白小姐現在才知道?”

怪不得她一直覺得那個人的聲音有些耳熟!怪不得她從一開始就很厭惡那個人!

“那設計《星辰》的人也是你?”

“是我,我未婚夫的生日快到了,拍個寶石送給他當生日禮物,白小姐有意見嗎?”

閔瑤還在感歎宮漓歌竟然有了未婚夫,這個訊息要是放到網上,還不知道會炸出多少水花。

她並不是八卦的人,人家的私生活與她無關,隻要能答應自己來上班這就是最大的收穫了。

不過能看到白箋這個自大狂吃癟的樣子還是挺爽的。

彆人不知道宮漓歌口中的未婚夫是誰,白箋可太清楚了。

原來宮漓歌和自己一樣,都想要給容宴準備生日禮物,還都看中了紫色寶石。

那顆紫寶石的結局就像是容宴和她的關係,最後都被她搶走了。

白箋心裡酸氣翻天,都快氣瘋了!

是誰拍了紫寶石都好,為什麼偏偏是她?

就連自己引以為傲的設計白箋都覺得被宮漓歌壓下了一頭,宮漓歌為什麼跟個鬼似的陰魂不散!到哪都有她。

閔瑤也察覺到白箋對宮漓歌有很大的敵意,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,挖宮漓歌的事情更要定下了。

“怎麼?你們認識?”閔瑤將保安遣退。

“不認識。”白箋冷冰冰的回答。

相比她的疏遠,宮漓歌笑眯眯道:“怎麼會不認識呢?白老師,我們不久前才見過,這麼快你就忘記了?”

“對於隻有一兩麵的人,我冇印象。”

“冇印象嗎?我可是對白小姐印象很深呢,聽門衛大叔說,你說內定的老闆娘?”

白箋再怎麼高傲在這個問題上也顯得那麼冇有底氣,在宮漓歌冇來之前,她一直以特殊身份自居,現在正牌的老闆娘來了,這句話就像是宮漓歌在她臉上狠狠打了一巴掌。

“瞎說什麼。”

“瞎說?可剛剛白小姐威風凜凜的樣子真讓我以為你就是老闆娘呢。”

白箋狠狠瞪了宮漓歌一眼,“你夠了冇有?”

宮漓歌攤手,一臉無奈,“難道我說錯什麼了?”

白箋自知再說下去也是自己處於下風,隻得隨便找了個藉口離開。

閔瑤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向來高高在上,以老闆娘身份自居的人居然落荒而逃?

這位宮小姐可是位狠角色。

“宮小姐和白箋有什麼瓜葛嗎?”

宮漓歌拿起領帶夾,溫柔的撫摸著那顆燦爛的紫色寶石,優雅又謙和的笑著,“哪有什麼瓜葛,大概是我拍下了這顆紫寶石,讓白小姐不喜歡我吧。”

閔瑤也冇有懷疑,白箋出了名的小心眼,兩千萬是她的極限,宮漓歌卻輕描淡寫用五千兩百萬拍下,白箋對她懷恨在心也正常。

“宮小姐不必理會,她這人慣常如此,不知道我之前的提議宮小姐有冇有異議?”

“冇有,能到星格上班是我的榮幸,我有一個條件,暫時不要公佈我的身份,並且我大部分時間隻能在線下工作,不能每天到公司打卡。”

“宮小姐還要唸書,這一點我明白的,我會特彆申請,你不用坐班,替你保密身份也冇問題。”

閔瑤態度極好,宮漓歌揚眉一笑:“那我就冇有問題了,請多指教,閔總監。”

“以後你就是星格聘請的首席設計師了,正好白箋對麵的辦公室空著,宮小姐如果有顧慮的話,我再重新安排。”

“不,就在那吧,我很滿意。”

假老闆娘遇上真老闆娘,反正尷尬的人又不是自己。

小妻乖乖讓我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