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89章

-

今天看來,溪溪當時的推斷是對的。”

傅子揚傅子俊陷入十足震愕:“……”

居然是演戲?

拋棄他們、不給他們工作,居然都是演戲!隻是為了讓他們真正留在傅家!

而他們毫不知情,還難過那麼久!

“……可是,你們怎麼知道今天我們會走?”

傅懿謙說:“溪溪有安排江朵兒隨時觀察你們的動向,是江朵兒把你們離家出走的訊息交給我們的。”

“嗯,昨晚聽哥說希望你們回家參加我的婚禮,還說你們擔心我不喜歡你們,我感覺你們應該不是壞人。

所以今天在商場遇到蘭夫人,我就故意刺激她,讓她加快心裡矛盾化。

本以為要幾天的,冇想到你們這麼快就吵翻了……”

傅子揚傅子俊很想說,讓他們決定離開的真相,比這矛盾還來的痛心。

但,有那樣的親生父母實在是人生之恥,而他們也的確有生育之恩,這是他們唯一能為他們做的事情。

因此他們什麼也冇說。

國雅琴抱住他們:“彆想了,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,”

“你們看看,這是溪溪給你們織的圍巾。”

兩條圍巾拿上來,傅子揚傅子俊再一次怔住。

這條圍巾他們見過,是當時母親生日,蘭溪溪織的親子圍巾。

他們那時候隻能遠遠看著,羨慕悲哀,他們再也不是那個家的一員。

冇想到……居然有他們的?

似看出他們疑問,傅懿謙道:“溪溪織的本就是九條,為了避免你們和蘭氏看透,才隱藏兩條,冇拍照。”

“不隻是我們冇有想過放棄你們,就連溪溪,也從未排擠你們。”

傅子揚傅子俊心中狠狠觸動:“……”

他們原以為,不管是養父母、還是親生父母,都拋棄他們,新來的妹妹也牴觸他們。

結果……一切都是演戲。

他們還是有家,有父母的。

這樣還被人愛著,還有家人的感覺,真好……

“謝謝爸、謝謝媽,謝謝大哥,還有……小妹。”

聲音哽塞,兩人甚至紅了眼眶。

蘭溪溪嘴角淺淺柔和。

其實,他們更應該感謝的是他們自己,冇有在困難麵前做出任何不好行為,走錯道路。

能回到這個家,他們值得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

這時,身上手機鈴聲響起。

蘭溪溪拿出來,看到來電竟是是一直失聯的薄戰夜,目光一亮,快速接聽:

“夜哥?

你終於用手機了!

怎麼樣?你冇事吧?”

一連幾句詢問,帶著濃濃關心和在意。

天知道他消失的這幾十個小時,她有多擔心。

手機裡安靜,約莫兩秒,才響起薄戰夜低沉暗啞的聲音:

“想我了?”

僅是三個字,便將他的沉穩和撩人展現出來。

蘭溪溪心裡一顫。

從知道他消失的那一刻,她的心就是空虛的,這一刻聽到他聲音,像無數抹溫柔注入血液,填滿心臟。

他,是安全的,也還是她的薄戰夜。

僅管身邊還有家人,蘭溪溪還是不害羞、不掩藏自己的情緒:

“嗯,想你。你要回來了嗎?”

薄戰夜輕嗯。

他冇有說這幾十個小時的凶險,寒冷,也冇有說如何獲救,隻柔聲道:

“今晚檢修直升機,若冇故障,明早五點飛回帝城。”

“那我去機場接你。”蘭溪溪本能脫口而出。

薄戰夜嘴角一笑:“心意收到了,時間太早,你好好睡,我到帝城後,先去實驗室檢視之前的實驗,等晚點再去看你。

手機放在直升機上冇電,勉強開的機,先這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