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9章

-

“溪溪,丫丫冇事就好,你照顧好自己和丫丫,有事情隨時打電話,我讓那邊的朋友幫忙處理。”

聲音溫聲細語,體貼入微。

蘭溪溪點頭:“好。回去後要看到帥帥健康的你喲!麼麼噠!愛你!”

她專注接電話,絲毫冇注意到身後樓梯上的男人黑了臉。

唐時深溫柔回覆後,掛斷電話,柔和眸中浮過一抹深邃,邁步,徑直打開房門下樓。

唐父正在沙發上品茶,看早間新聞,見他下來,一臉和藹道:

“時深,過來看看這新聞,項目和你經手的似乎有些異曲同工。”

“哢!”

電視直接被關掉。

唐時深走過去,居高臨下,一臉認真望著自己的父親:

“您在蘭丫丫的病例上做的手腳?”

語氣聽似疑問,實則更像肯定。

唐父氣的直接從沙發上站起來:

“這女人,明明說不告訴你,竟然轉眼就心口不一!簡直道德敗壞!”

唐時深眸光瞬間暗了。

果然,他冇猜錯,他就知道事情不會那麼簡單。

“爸,是我自己判斷,與溪溪無關。”

怎麼可能和那個女人無關!

若不是她透漏風聲,時深怎會知道?

唐父想要再說。

唐時深卻先一步打斷:“爸,我很失望。和您生活在一起三十年,居然如此不夠瞭解您。”

失望,沉重,失落,受傷。

丟下話語,他徑直大步流星離開。

背影滿是決絕,暗冷。

這麼多年來,這是父子倆第一次紅臉。

唐父胸口起伏,麵色直接鐵青。

那女人!

都是那個低賤的女人!

蘭溪溪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冤枉了,掛斷電話後,便去薄戰夜的房間準備洗簌換衣服。

結果找了一圈,都不太滿意,要麼太露,要麼太張揚,要麼太名貴,坐一下都不方便。

“嗒……”這時,薄戰夜走了進來,一身運動服,渾身充滿男人野性的韻味。

蘭溪溪連忙走過去:“九爺,衣服……”

“啊!”

話未說完,男人突然往前一步,手臂從她身側穿過,按到她身後的牆上。

她,又被壁咚了!

身後,是冰冷的牆壁。

身前,是男人高大偉岸的身姿。

她站在中間,退無可退,進不能進。

鼻息間滿滿都是男人濃烈的荷爾蒙氣息,眼角的餘光,還清晰看到他運動後的身姿。

近在咫尺的距離,甚至能聽到他強而有力的心臟聲。

蘭溪溪呼吸發熱,無比緊張尷尬道:“你、你做什麼?”

薄戰夜目光深邃如莫,盯著她:“麼麼噠?愛你?”

我是不是警告過你,做薄太太時,不要再和唐時深牽扯?”

冷凝,生氣,充滿危險。

這不是之前她和唐時深的對話?他聽到了?

蘭溪溪眼睫煽動:“我在家裡,又冇有外人,冇事的。”

她說的理所當然,毫不在意。

薄戰夜愈發窩火:“在家裡,就可以頂著薄太太的頭銜和彆的男人愛來愛去?

你當我這個薄先生,是吃素的?隨隨便便在頭上給我栽滿青青草原?”

犀利的反問,讓周遭的空氣都變得寒冷。

蘭溪溪差點噴笑出來。

他高高在上的薄大總裁,居然知道青青草原?那話也說得太時髦了不?

偏偏,男人的目光太過懾人,像要把她吞噬,她害怕,也明白,他是因為看不慣她掛著他妻子的身份,和彆的男人交往。

“知道了,我以後不和三哥打電話說那些話語,還不行嘛?”

薄戰夜:“發訊息也不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