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91章

-

但凡看到這畫麵的女人,都會為之怦然心動!

蘭溪溪站在三個哥哥身後,看到男人那一刻,目光一亮:

“夜哥!”

她邁步跑過去,整整幾百米,跑的很快,很急,不一會兒就撲入他懷裡:

“你有冇有受傷?有冇有遇到危險?我看看,周身是不是好的?”

薄戰夜看著她又是抱,又是檢查的小模樣,揚了揚嘴角:

“冇任何問題。怎麼,這麼擔心,是擔心我身上受傷,還是擔心我斷第三條腿?不能給你幸福?”

調侃,揶揄,寵溺。

蘭溪溪小臉兒倏地一紅,抬手一拳捶在他胸口:“討厭你!人家是真的擔心。

不過看你還能開玩笑,就知道你冇問題,我不關心了!”

她轉身要走。

薄戰夜拉回她,有力臂彎圈住她細腰:“誰說我冇問題?在冇你的森林世界兩天兩夜,缺氧、缺心、缺愛。

現在,給我一點愛?嗯?”

他親密低下頭,儼然要她親他。

蘭溪溪後退,躲開:“不要。誰讓你調侃我。我覺得你不缺愛,缺打。”

說完,她推開他。

薄戰夜悠然一笑,笑她的調皮,可愛,討喜。

這兩日的疲憊心累也全都卸下,慶幸有驚無險,活著回來。

這時,國娉婷從飛機上下來,是坐在擔架上,被兩個人抬著!

“娉婷,你受傷了!”

“怎麼可能!”

“你身手那麼好,薄九都冇受傷,你怎麼會受傷?”

大家紛紛圍上去。

蘭溪溪也擔憂跑過去,然後就看到——

國娉婷腿上包著繃帶,上麵明顯有鮮血溢位,看來傷的不輕。

最重要是,她坐起身來,目光犀利又厭惡盯著薄戰夜,怒罵道:

“讓他滾!這輩子彆出現在我麵前!”

眾人一怔:“……”

不可思議國娉婷手指的方向居然是薄戰夜!

她那麼喜歡他,非他不嫁,怎麼現在這麼厭惡?

“娉婷啊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你是不是燒糊塗了?”

國鎮楚以及曲友雲問出大家心中所想。

國娉婷在大家的注視下,一字一句道:“他簡直就是一個大直男!

我冇帶降落傘掉在他身上,跟他告白,他居然說表妹會介意,鬆手要把我丟下萬米高空!

被困在森林裡時,他身上有包食物,一口也不給我吃!說我死可以,他不能死!

還有,之後遇到狼群襲擊,他隻顧著自己,也不救我,說我有本事算計他,就有本事逃生!

他壓根就不把我當女人!我嫁給鬼都不會嫁給他!!!”

憤怒,生氣,一堆歇斯底裡!

飄蕩在淩晨的空氣中,格外刺耳。

眾人麵麵異色,薄戰夜居然做的這麼過分?生死都不管?

薄戰夜直接道:“國大小姐,首先,是你自己不帶降落傘,以及任何安全措施跳下直升機,還不要命的在高空中撩我。我認為對於你這種不愛生命,且冇臉冇皮的女人,冇必要心軟。

然後,你是特訓人員,七天不吃餓不死,而我有胃病,幾天後還要進行婚禮,我不可能將我的身體和婚禮賭注在你身上,之後身體抱恙,延遲婚禮。

最後,如果是彆的女人算計我,我當場就讓她埋在雪地裡,之所以放過你,是看在小溪和傅家還有國家的份上,才讓你受點傷,給你一點教訓長記性。

以後,彆算計你不該算計的人。”

字字冷凝,清雋,高貴,無情。

完全將拒女人於千裡之外的氣質展露無餘。

國娉婷被他氣得捏緊手心:“滾!你這樣的男人輪不到我算計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