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94章

-

她纔不想他誤會她是那樣隨便的女人!

也不想讓他覺得她會看那種照片!

薄戰夜聽完她解釋,看著她緋紅小臉兒,眸光掠過一抹意味深深,說:

“願賭服輸。”

啊?

“什麼願賭服輸?”蘭溪溪一臉懵逼,完全冇反應過來。

薄戰夜緩緩說:“不管什麼原因,什麼賭局,既然你賭了,就該願賭服輸,按照她說的做。

何況,我認為這個賭局挺好,很有興趣。”

興趣!

他對這種有興趣!

不對,他是男人,當然有興趣!

蘭溪溪恍然大悟,小臉兒緋紅望著他:“你分明是趁機為自己謀私利。”

薄戰夜優雅一笑,關閉手機,將她拉過來,把手機放進他包包裡,眸光深深鎖著她:

“那即將成為我老婆的小乖乖,願意在我們新婚夜,給我一點私利嗎?”

聲線往上,感性迷人!

蘭溪溪臉兒上滿是他清冽帶有侵略性氣息,明明他在問,她卻有種被魔力控製,無法拒絕的感覺,鬼使神差點頭。

點完,意識到自己答應了什麼,又飛快搖頭:“不要。”

“唔。”

薄戰夜親住她嘴,品嚐她的香甜,掠奪她的氣息。

很細,很溫柔,直到她快喘不過氣,他才鬆開她:“你看你,連親吻都不熟練,確定不需要學習一下?”

蘭溪溪一囧。

她哪裡不會了?是他太強勢,她隻能被動好不好?

不對……

“什麼叫我不熟練?你和熟練的女生親過嗎?”

這話問的薄戰夜麵色一沉:“想什麼?隻和你親過。”

“那你怎麼知道我不熟練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那是因為每次親一會兒,你連換氣都不會。”

他的話語,把蘭溪溪說的好像什麼也不會,讓他體驗感很差。

她羞窘道:“每個女生都是這樣的,不信你去試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怎麼不知道每個女生親吻都是這樣子?

“你就是料定我不會去試,纔信誓旦旦騙我。”

“哼。”蘭溪溪嘟嘴,纔不理會。

她就是騙他,他不服,咬她啊。

薄戰夜被她囂張小模樣氣笑,揚了揚嘴角,到底還是敗下陣來:

“不學算了,不難為你。以後你負責躺著享受,我負責研究技術,認真學習效力。”

優雅,認真,負責,像在說工作和實驗那般!

可誰能想到,是男女之間的事!!!

蘭溪溪額頭上飛過無數隻烏鴉,無語無言。

她不敢跟他聊這方麵的話語,每次都是輸的羞窘,索性冇再說話。

薄戰夜卻冇放過她,再次親她:

“小溪,以後遇到這種事情,不要多想,就算是女人身無一掛站在我麵前,我也不會有反應。

即使是有能力,我也隻會對能力欣賞,不會延伸到男女感情。”

他是在解釋安慰,她和江朵兒說的擔心他變心之事。

蘭溪溪心尖狠狠一顫,像被電流擊中,酥酥的,異常麻。

其實,她也隻是小小擔心,他回來後,她更冇想過問,甚至他之前和國娉婷所做、所說的一切,也已經代表答案,完全冇必要解釋。

可他還是特意表達想法,意見,給她吃定心丸。

這樣的男人,不要太好。

蘭溪溪感動又心動,望著他深邃浩瀚的眼:

“好,下次不會再多想。”

然後,鬼使神差說:“你剛剛的要求,我答應你。”

剛剛的要求,要她願賭服輸,好好學習。

說完,她的臉就紅了。

薄戰夜眸光裡掠過一道溢彩,看著小姑娘緋紅的小臉兒,掀唇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