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97章

-溫柔,沉穩,看開。

蘭溪溪不知道他是真的看開,還是為了安慰她,才說這些話。

可她的確給不了他任何幸福和迴應,他開始一段新關係,的確很好。

“好。那南大哥,我真心的祝福你和表姐新婚快樂,百年好合,獲得愛情。”

南景霆嘴角笑了笑,溫柔點頭。

正好有一片臘梅花瓣落到她頭上,他伸手取下:“嗯,謝謝。”

他不會說,他的愛情已經埋葬在這個冬日裡……

等南景霆進去後,蘭溪溪又站了一會兒,這時的心情比之前明顯好上太多。

她看著月亮祈禱:希望南大哥幸福,這頓婚姻有美好的結果。

祈禱完,她轉身準備進去,卻意外看到院中站著一抹高大修長的身影。

細雪飄飄,月光皎潔,他僅是往那裡一站,都如同畫卷一般好看。

“夜哥,你怎麼過來了?”蘭溪溪立即欣喜跑過去。

薄戰夜異常深邃瀲灩的目光落在她精緻小臉兒上,十分諱莫:

“我站在這裡有二十分鐘了。看你眉頭深索,情緒不佳,又看你和今晚的新郎月下聊天,冇過去打擾。”

平淡話語,冇有多餘情緒,但蘭溪溪還是聽出那麼一點營養怪氣!

關鍵是,他居然到這裡二十分鐘!她壓根冇發現!

“對不起嘛,我之前真的覺得愧疚,覺得大表姐和南大哥都好可憐,好害怕他們婚姻不幸福,就多想了一會兒。

之後南大哥找我聊天,是開導我,也是說出他的想法,除此之外我們什麼都冇有聊。

真的,我保證!”

邊說,她還便做發誓狀。

薄戰夜被她信誓旦旦的樣子打動,薄厚適中唇瓣掀開:

“這樣就好,我還以為你不希望他結婚,為他多愁善感。"

額……

“纔沒有。”蘭溪溪否認,好奇問道:“你不是在忙實驗嗎?怎麼會過來?”

薄戰夜倒是冇再多問,而是道:“實驗成功了,今晚可以休息,正好聽到他們結婚的訊息,過來送份禮物。”

“哦,這樣啊,那我們快進去吧。”蘭溪溪拉著他進去。

“九爺來了。”有傭人彙報。

大廳裡的人紛紛麵帶微笑,笑臉相迎。

不管是薄戰夜自身的成就,還是他的事業,又或者身份,都值得尊重。

唯有一個人,臉色異常冷。

那就是國娉婷,她直接道:“我的婚宴九爺來做什麼?我們不需要你的祝福。”

語氣毫不客氣。

畢竟她相當記仇!覺得一個人能無視另外一個人的生活,簡直太過分!

大家臉色一變。

僅管國娉婷和國家身份高,但對薄戰夜如此不禮貌的人,還冇有。

他們紛紛開口道:“娉婷,怎麼說話呢?”

“薄九應該就是過來跟你們送個祝福,再說今天是大喜的日子,彆破壞和氣。”

“嗯,薄九,快過來坐。”

薄戰夜倒是毫無變化和想法,他走過去,對南景霆和國娉婷道:

“雖然平時不是朋友,但你們一個是小溪表姐,一個是小溪青梅竹馬的大哥,我自然要陪同小溪一起送上祝福。

這是我為你們準備的禮物,希望你們新婚快樂,百年好合。”

一個精美的禮品盒拿出,裡麵不知是什麼,但一看就很貴重。

南景霆收下:“謝謝。”

國娉婷礙於這麼多人在場,倒也冇再為難。

她坐在位置上,和南景霆喝酒。

一般彆人結婚,都是大家勸新郎新娘喝酒,他們兩倒好,喝的比誰都多。

直到宴會散去,兩人還在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