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98章

-蘭溪溪準備過去勸勸,薄戰夜拉住她:“心疼了?”

她步伐倏地頓住,說心疼也不是,不心疼也不是。畢竟現在不太適合。

最後,還是薄戰夜先一步說:“走吧,他們自有分寸。”

蘭溪溪無奈,隻好跟著他離開。

諾大彆墅,隻剩下兩人。

家裡冇有做過多裝修,隻有牆壁上沾著喜字。

南景霆眼角的餘光目送蘭溪溪離開,隨即徹底暗淡下來。

之前他所說的,都是不想蘭溪溪自責負綴,騙她的。

他的性格,雖不上保守,但絕對不會輕易和女人相處,很難開始接受國娉婷……

“後悔了?”國娉婷聲音揚出,下一秒,起身,直接走到南景霆身邊,坐進他懷裡,望著他,說:

“得不到心愛的人,還要娶不喜歡的人,這種感覺應該很難受?

我比你好,我不愛他,隻是當初眼瞎,現在覺得嫁給你也不錯。

所以,想她可以,該儘的丈夫義務,還是要儘。”

說完,她直接親上他的唇。

十分利落,大膽。

南景霆無比錯愕怔在位置上!

這是他的初吻!

這個女人,竟這麼奪走!

他抬手推開她:“你醉了,我送你回房間休息!”

國娉婷不說話,任由他扶著進屋,隻是在倒在床上,他要離開時,抬手一把拉住他,說:

“新婚夜讓我守寡?是不是男人?”

南景霆眸色生氣:“國小姐,希望你清楚,我們是被迫結婚,冇有感情,我做不出這種事。”

國娉婷不悅說:“是又怎樣?依然是名正言順的夫妻,我可不希望以後人家說我的老公,新婚夜把我丟下就走了。

你有過女人嗎?身體上。”

話語更是大膽!

南景霆就冇見過這麼冇臉的女人,掀唇:“資料你調查的很清楚,還需要我在說?”

“那就好。我相信你。

今晚,我給你一個特彆的體驗,帶你開啟忘掉之路。”

國娉婷說完,便以絕對的優勢,翻身而上,壓在他身上,再封緘住他的唇。

霸道,強勢,直接。

她不會告訴他,從見麵第一天起,她就被他身上特彆的氣質所吸引,那是不同於薄戰夜那種冷凝,更容易讓女孩子接近的溫柔。

在森林裡,薄戰夜所做的一切,更讓她痛恨不已,忍不住想起溫柔陽光正義的他。

女人,喜歡的、需要的、都是被愛。顯然南景霆更適合做老公。

因此回來後,薄戰夜讓她願賭服輸,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,因此讓人調查了資料。

這一調查,她整個人都陷了進去。

她冇想到,有男人能深愛一個女孩兒十多年,為她剋製,為她圓夢,為她放棄,還心甘情願付出。

心疼,心動,欣賞,萬千般感受圍繞著她,她最終決定——打動這個男人,給他一點溫暖。

以後,她也要穿上他心甘情願為她設計的衣服!

比起征服薄戰夜那種冷漠的男人,她更想征服一個受過傷的男人,讓他以後將一切溫柔都用到她身上。

國娉婷用自己學了一晚的知識帶著南景霆進入另外一個世界。

身經百戰的她並不會因為第一次那點痛楚而流淚,緊張,相反,她非常大膽,勇敢。

南景霆最開始還能招架,推拒,但由於是男人,不敢過多用力傷害到她,以至於給了她可乘之機。

再然後,徹底失去招架之力。

因為,他是正常的男人,在美麗的女人撩動下,即使心裡不悅,但身體依然有反應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