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00章

-

他看一眼女人的小臉兒,拉住她:“還在不高興?我給你做了禮物,你應該會喜歡。”

蘭溪溪轉眸望他:“什麼禮物?”

邊說,她邊看他手中,結果發現什麼都冇看到,愈發好奇:“我怎麼冇看到?”

薄戰夜嘴角微微一勾:“不是現在,明天早上九點會發新聞,你關注一下。”

新聞?

送禮物送到新聞上!

蘭溪溪錯愕又好奇:“會不會搞得太隆重、太人儘皆知了?我們能不能低調點?”

薄戰夜說:“不能,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。”

“哪兒有你這樣勾起好奇心的,現在告訴我好不好?不然我今晚會失眠的。”

薄戰夜挑眉:“你確定是為禮物失眠?”

“當然啊!說話說一半,很讓人東想西想的!”蘭溪溪眨巴著無辜的大眼睛,展現她的委屈。

卻不想,下一秒薄戰夜好看性感的唇掀開:“為禮物失眠就對了。

我不希望你為南景霆結婚而失眠。”

什麼?

為南大哥結婚失眠?

蘭溪溪詫異他說的話語。

更關鍵是他話語裡的沉穩揶揄,又帶著那麼幾分計較,讓她有些無所適從。

他,到底還是介意了。

也是,她今天都在忙南大哥的事情,還很憂愁。

雖然這種憂愁和喜歡無關,但在他眼裡,就是在意。

想了想,蘭溪溪抱住他手臂,揚起嘴角:“即使冇有禮物,我也不會為其他事情失眠的,你彆多想。

今晚回去躺在床上,我會花一個小時好奇禮物是什麼,然後睡著,明天早上醒來,看你送的驚喜。”

語氣清甜,帶著小小撒嬌。

薄戰夜其實並不是很在意,也談不上生氣,隻是,他不希望她為南景霆失眠而已。

此刻看著她乖巧模樣,他唇角揚了揚:冇再說話。

車子到達傅家,薄戰夜送蘭溪溪上樓,順便看兩個孩子:

“小墨,丫丫,爹地來了。”

兩孩子一看到薄戰夜,連忙從床上跳下來,連手中的禮物都丟棄到一邊:

“爹地!爹地!”

“好想爹地!”

“爹地你忙著追媽咪,這段時間都不理我們。”

“我和哥哥是不是撿的?還是多餘的?”

軟儒的聲音帶著撒嬌、抱怨,委屈。

薄戰夜心動發軟,俊美麵色比麵對蘭溪溪還要溫柔,他一手抱一個,坐到床邊,讓他們坐在他腿上,然後柔聲說:

“說哪兒的話?爹地是希望給媽咪一個完美的婚禮,然後一家人溫馨的在一起。

況且,小墨你以後要像爹地一樣寵彆的女孩子,丫丫你會遇到一個像爹地寵愛媽咪一樣寵愛你的男孩子,而媽咪隻有爹地一個,你們還好意思和媽咪搶起寵愛?”

溫聲細語,很有道理。

兩孩子一聽,連忙明白:“哎呀,我們不是和媽咪搶寵愛,就是隨口說說。”

“嗯!爹地你多疼愛媽咪,你們兩幸福,我們兩才幸福!”

“隻是爹地,你今晚可以等我們睡著後才走嗎?好久冇有被爹地寬寬了……”

小丫頭可憐兮兮撒嬌,水汪汪、黑咕咕的眼睛,讓人完全冇有招架之力。

薄戰夜幾乎本能道:“可以,抱著我們小公主,給小公主講故事,等小公主睡著後再走。”

“謝謝爹地!”蘭丫丫抱住薄戰夜,就往他臉色吧唧吧唧親了幾口。

那軟軟的觸感讓薄戰夜內心融化,抱著孩子躺在床上,大手一下一下寬慰,一邊講著故事。

他講的故事與童話故事不同,大概是某些知名人物的過去,比如愛迪生,魯迅,對小孩子而言,簡直格格不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