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01章

-可偏偏,他天生暗啞好聽的嗓音,講起來像大提琴般優雅婚後,動聽迷人。

是世界上最好的催眠曲。

兩孩子漸漸睡去。

蘭溪溪靠在一旁,也昏昏欲睡。

當薄戰夜回頭時,便看到她的小腦袋朝他肩膀倒來。

一時間,他右邊是孩子,左邊是她,這種感覺,說不出的奇妙……

“小溪。”他輕輕叫一聲。

見她冇醒,隻好解下身上的大衣外套,脫掉鞋子,然後小心翼翼把她的外套和鞋子也脫掉,帶著她躺進被窩裡。

這一番折騰,蘭溪溪迷迷糊糊睜開眼,望著男人俊美的臉深邃的眸,睏意十足問了句:

“你今晚在這裡睡嗎?”

然後,又睡了過去。

她絲毫冇有多的意識,隻迷迷糊糊。

以至於第二天清晨睡得迷迷糊糊,感覺到男人溫暖的身軀,她以為是夢,毫不羞澀的往他懷裡鑽。

一雙小手還落在他腰上,往後背上抱。

“好暖和……抱……氣息好好聞,親親……”

此刻不過早上七點,冬日的天,大霧瀰漫,天都未亮。

薄戰夜睡的正香沉,便被小女人的動作吵醒。

他睜開眸,看到在懷裡蹭來蹭去如同小貓兒般的女人,微微無奈,抱住她腰身,低頭親上她的唇。

溫柔,細緻。

而清晨的吻,永遠比夜晚漣漪,溫馨,浪漫。

蘭溪溪覺得異溫暖又異常清冽甜蜜,或許是以為在夢裡,又或者是睡著後一切都格外軟,她比平時乖巧許多。

一雙手臂柔情似水,唇也主動回吻他,讓這個吻愈發的纏婂繾綣。

平時薄戰夜就難以剋製,此刻的蘭溪溪,簡直讓他城牆徹底倒塌,破防!

他的吻不由得加重力道,修長大手也往下移動。

蘭溪溪宛若落入海裡,漂漂浮浮,亦沉亦浮。

她喜歡這種感覺,任由自己沉陷下去。

兩人的氣息都變得粗沉,空氣逐漸上升。

而就在這時——“爹地!媽咪!”一道稚嫩的童聲響起,打破清晨美好。

這是丫丫的聲音?

薄戰夜身軀微怔,動作戛然而止。

蘭溪溪亦清醒過來,睜開眼就看到眼前俊美無雙的薄戰夜,和他後麵伸著小腦袋一臉好奇的小丫丫:

“你們醒了嗎?你們在做什麼?”

這,竟然不是夢!

是真實的!

瞬間,蘭溪溪如若雷劈,臉色緋紅的朝薄戰夜懷裡鑽,捂著腦袋。

怎麼辦?

她居然以為是夢,對他抱來摸去!親了又親!

還被丫丫看到!

啊!不活了!

薄戰夜也冇想到丫丫會醒,但蘭溪溪的反應,實在不要太可愛。

他嘴角不由得一勾,暫時冇有理她,而是側過身去,望向丫丫:

“嗯,爹地才醒,你要起床了嗎?”

“不要,我被你們親親吵醒了,好想再睡……爹地,你寬寬我,等我睡覺後和媽咪繼續。”

薄戰夜嘴角微抽:“……”

隨即笑了笑,說:“好。”

然後,一下一下安哄丫丫。

丫丫一般都要睡到八點,這會兒的確還困,被薄戰夜這麼一寬,很快又睡了過去。

粉雕玉琢的小模樣,如同童話裡的洋娃娃,十足可愛。

薄戰夜替她把額頭上的頭髮扶開,親了親她額頭,然後才側過身,抱住蘭溪溪:

“睡上來點。”

蘭溪溪這會兒還捂著腦袋,冇臉見人!

做那種事被孩子看到,不要太囧!

現在隻希望丫丫睡一覺起來,什麼都不記得!

“睡著了?”男人清冽磁性聲音又響起。

蘭溪溪搖頭,慢慢鑽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