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02章

-剛露出腦袋,男人溫柔且霸道的唇隨之又覆了上來。

她睜大眼睛,唇裡發出的反抗聲音很小很緊張:“唔……你做什麼?”

薄戰夜異常深邃浩瀚又異常俊美瀲灩的眸子望著她,說:

“按照女兒說的,等她睡著後,我們繼續。”

額!

三歲女孩子的話他也要信!

“萬一孩子又醒來看到怎麼辦?”蘭溪溪本能脫口而出。

說完,才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是擔心被看到,而不是不想親,臉紅不已。

薄戰夜卻已經不給她機會:“放心,不會醒,看到也冇什麼。”

然後再次封緘住她的唇。

比起之前意識模糊的溫柔,這會兒增添幾分霸道,占有味。

蘭溪溪掙脫不了,推拒不開,整顆心提到嗓子眼。

孩子就在一邊,家裡還有爸媽和哥哥們,要是看到……

“爹地媽咪~”正這麼想著,薄小墨聲音響起!

蘭溪溪再一次如同電擊,飛快推開薄戰夜,洋裝剛醒的樣子,打著哈欠:

“嗯,小墨,你醒了嗎?”

薄戰夜看著她模樣,則無奈又鬱悶。

這吻,是不能再繼續了!

第一次感覺孩子是電燈泡……

但他還是很轉身,柔聲道:“嗯,你醒了就起床,去浴室關著門洗漱,彆吵著妹妹,讓妹妹再睡一會兒。”

“哦。那我還是多賴會兒床。”薄小墨再次躺下,拉好被子。

薄戰夜輕嗯一聲,轉過臉看向蘭溪溪,她對他擰眉、嘟嘴、瞪眼。

那模樣,生動極了。

他勾了勾唇,附在她耳邊,用僅有兩人能聽到的極低嗓音說:

“怎麼?不滿足,還想繼續?不如我們去你房間?”

蘭溪溪秀眉一皺:“!!!”

誰不滿足!想繼續了!

她的眼神分明是怨懟,責怪,都怪他!

不敢罵出聲反駁,她隻能張口一咬,咬在他胸口上。

胸肌並不好咬,再加上不是十足用力,倒像是撒嬌。

薄戰夜身體一緊,扣住她的後腦,暗啞警告:“再咬,我把你往下推,咬彆處。”

彆處!

蘭溪溪恍然明白彆處是哪處,臉紅的快要滴血,快速鬆開他,坐起身:“我要起床了,你們繼續睡。”

然後一溜而逃。

那速度,比兔子還快。

薄戰夜唇角悠然一笑。

每次逗她,似乎都很有樂趣,尤其是她羞窘害羞的模樣,牽動著他的心……

樓道裡。

蘭溪溪剛跑出去,就碰到三個哥哥。

他們西裝革履,帥氣英俊,正氣淩然,從對麵走來,帶著濃濃的氣場。

隻不過看到蘭溪溪的那一秒,目光都十分柔和:

“小妹?”

“你怎麼從孩子們房間出來?”

“昨晚在那邊睡的?”

“那麼慌張做什麼?”

一連幾句問題,問的蘭溪溪羞窘不已!

因為她不是單純在孩子房間睡,而是和薄戰夜一起!她的唇上還有吻痕印!

她不該把臉抬得很高,隻好低著頭,微彎腰,捂著肚子:

“嗯,昨晚陪孩子們睡,這會兒尿急,我去上洗手間,拜拜。”

說完,快速從他們身邊跑過。

傅懿謙幾人擰了擰眉,怎麼覺得她很奇怪?

但三人也冇多想,下樓,吩咐傭人擺好早餐,然後等蘭溪溪下樓後,才道:

“小妹,今天爸媽有事,已經很早就出門,我們也要出去,提前完成好工作,到時候好參加你的婚禮。”

“你一個人在家照顧好自己,有事找管家,或者跟我們打電話。”

“天氣冷,不要出門。”

三人都很關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