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07章

-

而高高在的他願意為她紋擦不掉的紋身,烙印下她的專屬標誌,足以見,他有多愛她。

也證明著,往後餘生,他都會將自己交予她。

這,足夠讓人感動。

傅懿謙甘敗塗地:“我宣佈,你成功了,成功完成所有任務,打動我。你們的婚禮,如期舉行。”

傅正愷國雅琴亦是笑著道:“對,接下來一天,好好休息吧。”

“謝過大哥,嶽父嶽母。”薄戰夜清雋矜貴道謝,轉身回去。

蘭溪溪送他出國家,在出去的路上,忍不住問:

“疼不疼啊?你真是,為什麼做那麼幼稚的事情?”

“不疼。”薄戰夜毫無情緒掀唇,隨後問:“要不要親眼看看?”

他之前給的隻是照片和設計,並冇給任何人看。畢竟位置有點點特殊。

蘭溪溪知道那個位置在哪兒,小臉兒微微發紅:“怎、怎麼看?”

“車上看。”

薄戰夜拉著她上車。

由於已經完成所有任務,他可以使用所有身份和錢財,此刻已經是自己開車。

上車後,他將寬大座椅微微放躺,坐在上麵,惺忪深邃的眼眸凝著她:

“自己解?”

解他的皮帶……

本就令人逼仄的車內空間,因為這句話愈發顯得親密,溫度上升。

蘭溪溪很想問,可以不解嗎?

但……他已經做出這麼大的事情,拒絕未免顯得太矯情。

再加上,她也想看看。

於是,她深吸一口氣,伸手,落在他的皮帶上——

不是第一次解他的皮帶。

以往解,隻是為了那方麵的事情,而現在,更像是拆開禮物,帶著驚喜與期待,忐忑與緊張。

以至於她的小手慢很多,格外小心翼翼。

她的髮絲落在他腹肌之上,撩人心絃。

“你是想看禮物,還是想勾引我?”男人暗啞聲音揚出。

蘭溪溪一怔,抬眸望他:“我哪裡有勾引你?”

薄戰夜一字一句說道:“小手放慢,表情羞澀,髮絲撫人,你覺得哪一樣不是?嗯?”

蘭溪溪被問的臉色一紅!

她……她隻是緊張好不好!

哪兒有他說的這樣?

索性,她一咬牙,加快速度,直接快速解開他的皮膚。

結果,又聽到男人說:“那麼迫不及待?怎麼感覺你不是想看禮物,是想撕了我,吃乾抹淨?”

“……”

敢情,她慢也不是?快也不是?

“不看了。”蘭溪溪賭氣,鬆開小手,側過身去,想要下車。

薄戰夜嘴角一擰,伸手一把拉住她,按在他身上:“這麼經不起逗?即使是你真想撕了我,吃乾抹淨又如何?

我即將是你老公,你想做什麼都可以。”

暗啞溫柔的嗓音,極致惹人遐想!

蘭溪溪捏緊小手:“誰想那樣了?你就是故意逗我,又往我頭上扣帽子。我明明很純潔。”

薄戰夜挑眉:“那你的意思是,對我毫無想法,毫無衝動?”

如果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冇想法,那說明根本不愛。

蘭溪溪聽懂他話語裡深層含義,快速搖頭:“不是,我有想法,有衝動,但剛剛冇有。”

話音落下,男人眸光掠過一道光,大手微微加大力道抱住她:

“什麼時候有?”

額!

蘭溪溪被這句話問住。

她什麼時候有……大概就是他吻她的時候、還有他不在身邊,想他的時候,又或者深夜睡著,夢到他的時候……

可這怎麼能說!

“你要不要給我看紋身了?不看我回家去。”

“看。”薄戰夜一笑,到底是冇在逗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