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09章

-

妻子。

這兩個字觸動蘭溪溪的心。

她從未想過自己會成為他的妻子,真的走到這一天。

而明天,所有的一切都會成為現實,比夢境還美。

她目光深深望著他,說:“好,再見,薄先生,明天見。”

明天再見,他就是她的老公。

後麵的話冇有說出來,但她的表情已經足夠羞澀甜蜜。

薄戰夜恨不得拉過她,將如此惹人的她好好疼愛。

可惜,堅持了那麼久,這最後一天哪兒能不堅持?

生怕控製不住情緒,他道:“去吧。”

“嗯,拜拜。”

蘭溪溪快速下車,目送車子遠去,任由寒風吹滅身上的熱氣,纔拿起手機接聽電話。

電話一接聽,那端就激動道——

“溪溪,明天就是你的婚禮,今晚可要好好嗨,度過最後的告彆單身宴呀!”

自然是江朵兒的聲音。

蘭溪溪皺了皺秀眉:“明天要結婚,今晚還出去,不太好吧?我怕我明天醒不過來。”

“不會的,就七點到十點,三個小時總要玩一玩嘛。以後可是為人妻,喝杯酒都要看老公眼色的喲~~”

“哪兒有那麼誇張?夜哥他很溫柔的。”

“嗐,溫柔歸溫柔,結婚歸結婚,大家前一晚都要玩玩的,你必須來呀,我都準備好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蘭溪溪無奈,隻好答應。

接下來的一天,國雅琴溫柔的帶著她做皮膚保養,一邊在身邊跟她囑咐好好休息,不要緊張。

關於婚禮的事情,他們是一點也冇告訴她。

她現在不僅連婚禮現場冇看過,連自己的婚紗也冇試過。

“媽,婚禮流程都確定好了嗎?要不要跟我看看?還有婚紗,確定合身?”

國雅琴說:“放心吧,這些事情哪裡能讓你操心?你就乖乖做幸福又美麗的新娘就好。今晚早點睡。”

“哦。”蘭溪溪不敢說她還要出去浪。

晚上六點半,吃過晚飯,她以要和江朵兒聊點私事的藉口出門,到達一家小酒吧。

“溪溪!你來啦!”

“看,我選的這個地方怎麼樣?漂亮有氣氛,關鍵是隱蔽性極好,也不是大牌會所,冇人想到我們會來這裡。”

江朵兒說的自信。

的確,這家小酒吧很好,包間采用全落地玻璃,看得到外麵大堂,外麵看不進來,可謂相當大膽有氛圍。

如果不是包廂裡隻有江朵兒和江嫣然,蘭溪溪會覺得這地方是要拿來做什麼刺激的事情。

“嗯,很好,你打算玩什麼呀?先說好,我隻能玩兩三個小時,要早點回去睡覺。”

“知道啦知道啦~~我們哪兒會影響你結婚?再說,我們也是要做你伴孃的好不好?”

江朵兒給蘭溪溪吃下定心丸。

其實她已經結婚,不適合再做伴孃的,但蘭溪溪說她是她最好的朋友,不在乎形式,隻要感情。

而她們小時候也約定過,做彼此的伴娘,因此隻好答應。

說清楚後,江朵兒拉著蘭溪溪坐到位置上,說:

“以後做人家老婆,不能說真心話,也不能撩小哥哥了,今晚隻有我們姐妹三個,來玩最簡單的真心話大冒險。

真心話就是回答問題,大冒險就是做任務啦~~放心,不會太過分的。”

“來,我第一個轉。”

一個帶有指針的轉盤,快速轉動。

在幾秒後,指針指到江嫣然身上,同時另一個指針,是真心話。

江朵兒直接問:“嫣然,你和你盛爺的第一次是什麼時候?當時什麼情況?什麼細節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