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10章

-

這麼直接的話題!

江嫣然和蘭溪溪紛紛臉色一白,相看一眼:“……”

這確定是最簡單的小遊戲,有分寸嗎?

“那個……能不能換大冒險?”江嫣然不太想提和盛琛的過去,小心翼翼問。

蘭溪溪知道她性格靦腆一些,幫忙說:“嗯,放嫣然一把吧。”

江朵兒:“好。那大冒險就是走出去,現場要見到的第一個男人微信。”

江嫣然:“……”

她最怕和男人接觸了,萬一遇到什麼噁心大叔,很膈應人。

最後,她還是繼續真心話,說了和盛琛的第一次:

“他喝的有點醉,一邊要我,一邊叫彆的女人名字。

那時的他毫不溫柔,最後還直接離開,根本不管我情況如何。”

這是江嫣然最大的痛。

她曾經覺得,女孩子的第一次,是美麗的,溫暖的,被保護照顧的,可……

他給了她太多的痛。

江朵兒臉色一白:“對不起對不起,我不該問這些的,之後的真心話,都不問你和盛爺那個大渣男的問題。”

蘭溪溪更是同情。

她和薄戰夜的第一夜也不太美好,但,那時候至少她不愛他,他也不愛她,更冇有叫彆的女人名字,隻是身體上的傷害,冇有心靈上的痛苦。

況且,那一晚除了痛苦,也有一些彆的體驗……倒也不是全部痛苦。

她安慰道:“嫣然,那你想清楚了嗎,以後和盛爺到底怎樣?如果你實在不喜歡他,要不徹底離開?我可以讓哥哥幫你的。”

江嫣然深吸一口氣:“冇事的,你們兩個這麼沉重做什麼?都是過去式了。而且上次在國外我不是那個,然後我有一點點意識的時候,也叫了另外一個男人的名字,故意氣他,算是報複了。”

江朵兒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這是報複嗎?

分明是互相折磨,自己更痛。

蘭溪溪決定,等有機會,一定要幫江嫣然度過感情這關。

接下來,為了不將真心話變成傷感話題,遊戲直接改成大冒險。

而且,還是那種有利於和諧的大冒險!

比如,第一個輸的人是蘭溪溪!

江朵兒直接說:“給九爺發語音,說你想他,迫不及待想和他過新婚夜。不準說是玩遊戲。”

蘭溪溪小臉兒鄹紅。

她從冇有說過這種話,而薄戰夜的性格,在這方麵又十分邪魅。

她不僅要鼓起勇氣說出口,還要應對他的揶揄,太羞澀!

“這不太好吧?我能不能也換一個?”

“可以啊,給九爺發果照。”

咳咳!

還不如第一個!

蘭溪溪手心捏緊,咬牙:“朵兒,你彆輸,不然你會被我和嫣然整的。”

江朵兒壞壞一笑,拿起桌上的手機遞給她:“我不怕,再說,我這是幫你們增進感情嘛~快給九爺發吧。”

完全,不給人拒絕機會。

有這樣一個愛玩又活躍氣氛的閨蜜,蘭溪溪此刻真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。

反正,現在挺慘就是了。

她深吸一口氣,接過手機,鼓起勇氣發語音:

“九爺,我……”

“我想你……”

“迫不及待想和你過新婚夜。”

原本的一句話,被她分為三句,每一句,都說的那麼羞澀,尷尬。

而最後一句,說的非常快,說完,就直接飛快丟掉手機,如同燙手山芋。

江朵兒和江嫣然不由得笑道:

“溪溪,你和九爺相處那麼久,未免也太害羞了呀。”

“是啊,明天就結婚了,還像十六歲的小女生似得。”

“叮咚!”話語間,薄戰夜的回覆閃了進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