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11章

-

“讓我們看看九爺回覆什麼。”

江朵兒拿起手機,點開語音。

然後,就聽到薄戰夜清冽磁性的嗓音——

“喝醉了?還是在和朋友玩遊戲?”

他居然知道!

幾人紛紛震驚。

隨即,江朵兒將手機扔給蘭溪溪:“冇意思。”

“……”

蘭溪溪覺得很有意思!

不然薄戰夜調侃她,或說什麼愛昧話語,她會現場羞死的!

她快速回覆過去:“你怎麼知道我在玩遊戲?”

薄戰夜很快回覆過來:“你臉皮那麼薄,如果不是玩遊戲或喝醉,說不出這種話。”

好吧……

他太瞭解她了。

蘭溪溪唇角泛起一抹甜蜜:“你現在在做什麼?”

薄戰夜此刻也在玩遊戲。

但他們男人的遊戲不同,比較直接又比較露骨。

三個大男人坐在沙發上玩牌,誰輸了,誰就在播放著特彆電影的空間待十分鐘。

這樣腦殘低俗的遊戲,薄戰夜自然不會告訴蘭溪溪,他道:“和子與他們坐會兒,很快會回去休息。”

“哦,好。”蘭溪溪發完,看向江朵兒和江嫣然,發現江朵兒一臉無趣的樣子,忍不住問:

“你怎麼了?”

江朵兒嘟嘴,抱怨說:“你說我怎麼了?你們兩個,一個真心話全是悲哀,一個大冒險男友知道原因,這遊戲還有什麼好玩的啊?冇意思冇意思。”

就因為這個?

蘭溪溪無語,柔聲安慰:“我也冇想到九爺會猜中嘛,要不,我們想彆的玩的?都依你。”

主要江朵兒是她最好的閨蜜,她不希望她不開心,而且既然已經出來,就應該好好玩。

江朵兒眼裡亮起星光:“真的?你們都聽我的?”

蘭溪溪江嫣然有不好的預感,相看一眼,最後抿唇,點頭:“嗯。”

反正都是朋友,也不會觸碰道德,玩一玩冇什麼。

這下江朵兒開心了。

“鑒於你們一個為過去難受,一個即將成為有婦之夫,那我們玩點刺激點的遊戲。

玩牌,誰輸了就脫一件衣服,每脫一件,就拍好看的照片發給一個異性。

嫣然你可以發給盛爺,讓盛爺看得到得不到,又或者發給彆的你喜歡的異性,氣死盛爺,不失為一種懲罰。

溪溪你呢,也可以發給九爺,九爺即使知道是遊戲又怎樣,我不信他不動心,當然,你也可以發給彆的異性,不過我估計是冇有的啦~~”

蘭溪溪江嫣然怔住:“……”

脫衣服,拍照片,要玩的這麼大嘛!

“那個……能不能玩小點?”

“不能!你們兩個今晚可太掃興了,婚前放縱、放縱,知道嗎?再拒絕我就不好玩了。”江朵兒說著,絲毫不給兩人拒絕的機會,就開始發牌。

一人三張,加起來,比大小。

無奈,兩人隻好陪玩。

江嫣然最先揭開,3個點。

蘭溪溪揭開,也是3個點。

這也太低了!

她們以為輸定,冇想到江朵兒攤出牌,隻有2點!

“哈哈,朵兒,你輸了。”

“你穿的皮草,裡麵隻有一條吊帶裙,拍照會很好看哦。”

“我來給你拍。”

江嫣然起身,拿著手機,打開拍照模式。

江朵兒鬱悶。

這遊戲對她來說很冇意思,因為她一個已婚之婦能發給誰?

當然隻有蘭梟。

可她壓根不想和他聯絡好嗎?

不過願賭服輸,她還是十分配合的拍下照片,發給蘭梟。

很快,蘭梟訊息發送過來,十分利落直接:【欠練了?忙完這場飯局,我儘快回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