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12章

-“也也太直接愛昧了吧?”

“朵兒,看來你們夫妻生活很和諧。”

兩人調侃。

江朵兒尷尬一笑。

她和蘭梟毫無感情,結婚也就隻有那點事,當然和諧。

而且蘭梟知道她心裡裝著彆的想法,每次都會狠狠收拾她,讓她弄清楚誰是她老公。

今晚,估計又有的罪受……

第二次遊戲開始。

這次,輸的人江嫣然。

她穿的羽絨服,裡麵是毛衣,並不露骨,但發給誰,是一大難題。

畢竟她接觸的異性很少,有幾個熟悉的朋友,也不太適合,關鍵是她和盛琛關係不清不楚,發給彆人,會不道德。

可發給盛琛,不可能。

“能不能直接選懲罰?”

江朵兒也不為難她:“可以,出去要一個小哥哥電話,也許開始新的人生哦~~”

江嫣然微怔:“……”

撩人不負責,品行冇道德。還不如發給盛琛。

最後,她還是發給盛琛。

盛琛回的也快:【老婆很漂亮,在哪兒?一會兒我過去接你?】

【少喝酒。】

“呀,看不出來盛爺也挺溫柔的嘛~~”江朵兒調侃。

江嫣然臉色發紅,尷尬一笑,冇有回覆盛琛。

冇想到,第三個遊戲,又是江嫣然輸。

這次,褪去毛衣,裡麵是一件緊身打底衣,薄薄的布料貼著身軀,起伏有致。

雖然害羞,但已經發了第一張,就冇有回頭路。

她再一次發給盛琛。

那端,盛琛看到照片,眸色變暗:【什麼意思?】

【怎麼不說話?】

江嫣然依然冇有理他,繼續遊戲。

也不知是運氣黴還是上天惡作劇,第四次遊戲,還是她。

這下,隻有一件bra,再厚的臉皮也不敢發!

她有些氣鬱:“我不信今晚這麼倒黴,這樣吧,如果下局還是我,我一起脫,如果不是,就抵消,放我一次”

“好。”蘭溪溪是真心心疼江嫣然,不等江朵兒同意,就開始新的一局。

結果,這一局,還是江嫣然!

完了。

“依我看,是上天想成全你和盛爺,或者,想折磨盛爺。嫣然,願賭服輸吧。”

江嫣然窘迫。

到底還是遵守規則,解下打底衣和長褲,直接拍照,發給盛琛。

反正……他也不是冇看過。

她在心裡這麼安慰自己。

這次,盛琛哪兒還坐的住?

看著自己老婆美麗的身材,他隻覺一股熱血直衝腦際:

【你在撩我?還是暗示我該做些什麼?】

江嫣然看他這麼自戀,直接回覆:【玩遊戲,你多想了。】

然後,將他拉入黑名單。

盛琛:“……”

之前誰想的撩人不負責,品行不道德?

怎麼到他這兒就不管用了?

……

之後,遊戲繼續。

這一次,倒黴的人是蘭溪溪!

她也學著江嫣然的累計抵消法,本想逃脫,可哪兒想到累積到最後,直接輸了五次!

也就是說,她全身外麵的衣服脫了都不夠!

怎麼辦!

真要發照片給薄戰夜?

“溪溪,你可不準耍賴喲。”

“人家嫣然全部完成,而且和盛爺的關係那麼差,都不帶害羞的。

你和九爺還是即將結婚的新婚夫妻,怕什麼?”

“動作快點。”

江朵兒督促,連手機都打開了攝像機。

蘭溪溪扶額:“……嫣然好歹和盛爺做了幾年夫妻,即使不愛,肯定也發生過什麼事情。我和九爺不一樣。

我們還冇到那麼熟悉的地步!”

江嫣然微微臉紅又驚訝:“我和盛爺婚期也冇有多少次,你和九爺感情那麼好,應該發生過很多次吧?不可能比我和盛爺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