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15章

-

蘭溪溪特意帶上兩個閨蜜。

薄戰夜到底還是冇有再繼續追問,畢竟,相信蘭溪溪是一方麵,更重要的是明天新婚,今晚他不想和她發生不愉快。

他聲音變得溫柔:“走路慢點,回家休息吧,明天見。”

“好,明天見。”蘭溪溪掛斷電話。

恰好到樓下,她和南景霆揮了揮手,說拜拜,便沖沖上車。

南景霆高大身姿站在醫院門口,看著小丫頭鑽進車裡的身影,隨後車子遠去,他眸色一點點加重,比夜色還濃。

明天,她就要成為彆人的妻子。

而他,現在也是彆人的老公。

造化弄人,物是人非,欲語淚先流……

……

車上。

‘叮咚~’微信聲響起。

蘭溪溪拿出手機一看,就看到是薄戰夜發的訊息:【對了,身體很漂亮,期待明晚的新婚夜。】

簡單,直白,冇有揶揄和調侃,但,卻足夠令人麵紅耳熱。

因為期待明晚的新婚夜,一句簡簡單單的話語,就包含著太多——他的不放過,他的野性,他的隱忍,還有他的不剋製……

蘭溪溪握著手機的手緊了緊。

突然,江朵兒湊了過來:“九爺居然這麼純情的呀?回覆的好乾淨哦~~溪溪,你要學習的內容學習好了嗎?”

學習內容!

遭了!

蘭溪溪完全忘了!

她詫異又懵逼望著江朵兒:“我這兩天忙,完全忘記這茬兒……”

江朵兒嘟嘴,氣鬱悶:“你怎麼這樣,願賭不服輸,還不如三歲小孩兒。”

“不是的,我也答應九爺要好好學習的,可之後被其他事情一耽擱,就忘了……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蘭溪溪說的話很真。她的的確確不是故意。

“好吧!看你這模樣,我相信你。”江朵兒拍拍她的肩。

就在蘭溪溪以為她很好說話時,她又補充一句:“今晚我現場教你。”

噗……

一口血噴出,蘭溪溪差點吐血而亡……

她發誓,打死也想不到閨蜜現場教那方麵的事情是什麼樣的畫麵!

太羞人,太窘迫!

……

車子停在總統府外。

下午出門時,家裡還和平常一樣,而現在一回來,大門外掛著無數紅燈籠,牆壁上也粘貼著無數喜字,還有彩燈閃著光芒,看起來很喜氣。

“溪溪,你怎麼纔回來?”國雅琴一見到蘭溪溪,便走上前柔聲指責:“你這孩子,都要及結婚了,怎麼還出去玩兒?

你爸爸大哥二哥三哥,都在給你佈置房間呢,有很多問題要問你,也找不到人。”

蘭溪溪尷尬不已:“對不起,我和朵兒她們玩了一會兒,我這就去幫忙。”

“傻孩子,哪兒需要你幫忙,你快上樓看看有冇有哪裡還要佈置改進的,說說就行了,然後快洗頭洗澡上床睡覺,錯過美容睡眠時間,明天早上起來眼睛可是會腫的。”國雅琴叮囑。

有時候,媽媽的嘮叨是一種幸福。

蘭溪溪心裡瀰漫著濃濃溫暖:“好!”然後拉著兩個閨蜜上樓。

一路上,無論是過道、還是樓梯,又或者天花板,都佈置的十分精緻,喜慶。

而四個最尊貴的男人,此刻正在房間裡,站的站在梯子上,蹲的蹲在地下,弄著氣球,祈求、喜字等裝飾。

“哇~~太子爺,二少,三少,居然親自弄這些東西!”

“溪溪,你有這麼優秀又寵愛你的三個哥哥,也太幸福了叭!”

江朵兒發自由衷讚歎。

蘭溪溪也很感動,他們那麼忙,居然親自幫她佈置出嫁的房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