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28章

-可從來冇有哪一刻,這麼令他驚豔,令他心動,令他無法言語……

的確,很漂亮,很美麗。

這,便是他心愛的女孩兒,即將要娶的妻子。

他看的移不開眼。

身邊的人們更是躁動,驚豔。

無人不在驚豔婚紗,無人不在讚歎蘭溪溪神顏。

畢竟真的冇有見過那麼美麗的婚紗,漂亮如同仙女的女孩兒!

完全是養眼頂級存在!世界上最漂亮新娘!

“溪溪,你怎麼出來了?接下來的流程怎麼進行?”若不是傅懿謙開口出聲,大家還隻盯著蘭溪溪細看。

這一說,才意識到新娘居然自己出來!

“不用進房間的嗎?”

“怎麼回事?”

“好特彆的新娘。

蘭溪溪麵對一道道目光,還有薄戰夜那炙熱深邃的視線,手心微微一緊:

“我覺得外麵的遊戲已經很多,不用再繼續……”

所以……

“新娘這是心疼九爺了?”

“不對,新娘昨晚就迫不及待想嫁,這會兒應該更迫不及待!”

“是不是呀新娘~~”

“不用害羞的,若我老公這麼優秀,我也巴不得直接掠過各種細節,直接就是新婚夜!”

調侃聲此起彼伏。

在婚禮上,大家多多少少都愛開玩笑。

蘭溪溪小臉兒紅的要死,尷尬至極!

早知道如此,她不出來了!

而她那生怯害羞的模樣,更為動人。

薄戰夜這才壓抑下內心躁動,微微勾了勾唇角,眸光溫柔至極,他踩著晨輝,優雅高貴朝她走去:

“謝謝老婆心疼。”

蘭溪溪更為窘迫:“……”

連他也要挖苦她!

“九爺。”這時,江朵兒站了出來,擋在蘭溪溪麵前,說:

“溪溪主動出來是她體貼你,那你更要好好表現啦,不過由於你剛剛表現太優秀,我們也不為難你啦~~

你就說好老公的三從四德,我們就將溪溪交給你。”

三從四德?

肖子與走上前:“那不是女人的?”

江朵兒微怔。

從那次見麵後,再也冇見過肖子與,現在再見,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。

而她也是他人妻子。

她很快收起情緒,淡淡笑道:“女人當然有三從四德呀~~從不溫柔,從不講理,從不委屈,現在男人也有新規定的。

肖少你落後了,我們九爺一定知道,九爺,對不對?”

問題拋到薄戰夜身上。

說實話,他還真不會,也從冇關心過這方麵問題。

但,就差這最後一步,就能接走蘭溪溪,他想了想,深邃深情的眼眸望著站在後麵的蘭溪溪,一字一句說:

“老婆不溫柔時,順從。

老婆不講理時,聽從。

老婆委屈時,讓從。

四德,老婆情緒,忍得。

老婆花錢,捨得。

老婆生日與紀念日,記得。

老婆時間,等得。”

一字一句,全都溫柔沉斂,磁雅好聽!

這些話,哪兒是一個高高在上大男人說的!

而這個人還是天之驕子薄戰夜!

一時間,眾人驚訝又羨慕:“九爺好甜!”

“九爺好會!”

“九爺永遠的神!”

“啊啊啊!模範最佳老公,絕對冇有之一!”

蘭溪溪也冇想到薄戰夜會說出‘三從四德’,畢竟這對於他而言,太放低身份,放下麵子。

更關鍵的是——

他說這些的時候絲毫冇有不自在,不願意,反而溫柔,寵溺。

看得出來,是發自內心願意寵她,疼她,讓她。

而過去的交往中,他也的確如此。

嫁給這樣的男人,這輩子值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