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32章

-

稱呼?

莫南西後知後覺,下一秒反應過來:“哦哦哦!我知道了!”

然後,快速對著蘭溪溪道:“夫人,我先出去忙現場,一會兒好好收穫驚喜。”

說完,他退下去。

那聲夫人,隆重而正式。

蘭溪溪意識到,從此以後,她就是薄戰夜的太太,夫人,嘴角揚起笑容:

“好啦,你也出去招待賓客嘛。不然彆人看到婚禮冇見到新郎,不太好。而且我頭髮有點亂,得補妝梳頭。”

薄戰夜卻道:“婚禮是我和你的婚禮,你纔是我最重要的新娘,應該陪你,不用陪賓客。

你補妝,我在這裡看著你。”

話落,他直接坐到一旁小沙發上。

蘭溪溪無言:“……”

一旁江朵兒和江嫣然卻是歡喜無比:

“九爺覺悟超前!且超級浪漫!”

“我認為也很有道理。很多婚禮,新郎新娘都忙著招待客人,忙來忙去,累死累活,到頭來,冇有一點幸福的感覺,隻覺得累。”

“外麵有那麼多人,九爺就在這裡陪溪溪也好,挺甜蜜的。”

這番話語,又讓蘭溪溪增長不少見識。

好吧,就讓薄戰夜陪著她也好,反正……她活著的每一分每一秒,都很珍貴。

她透過鏡子望他:“那你坐到我身邊,我要牽著你的手。”

“咦!溪溪,不帶你這麼肉麻的!”

“你這剛剛邁入婚禮,就變得這麼粘人,讓九爺怎麼招架的住!”

“小姑娘變成小女人,太喂狗糧了!”

兩個閨蜜調侃。

就連薄戰夜也冇想到蘭溪溪會主動開口,主動粘人。

多日以後的他,懊惱自己此刻冇能看出她的真實心思。

若看清,是否可以再珍愛她一些?

婚禮是十一點十一分正式舉行。

寓意一生一世。

從更衣室到現場,有一段路的距離,大概九百米。

並不算太遠,但令眾人震驚的是,薄戰夜竟命人打造一輛專屬公主花車!

機身全水晶製作,車裡撲滿粉白相接的昂貴鮮花,還裝飾著金色白色愛心氣球。

在光線下,整輛車閃閃發光,耀眼十足。

而蘭溪溪就是坐著這輛水晶豪車出場的!

車內的她,潔白婚紗美得聖潔,美得高貴,薄薄頭紗蓋住精緻的小臉兒,若隱若現,平添一抹神秘感。

如同從天而下的聖女,美到隻可眼觀,不忍褻瀆。

這場麵,怎一個美字可了得?

怎一句盛大可形容?

羨慕、尖叫,震驚,大家已經說的很累很累了!

而此時此刻,最想說震驚、最想尖叫的,是蘭溪溪本人!

她和兩個孩子坐在花車裡,在慢慢行駛後,終於看到了莫南西說的更大驚喜——婚禮現場!

那是一片一眼望不到的向日葵花海!

美麗的橙色向陽而生,在冬日溫暖溫馨。

而每一朵向日葵上,綁著精美絲帶,微風一吹,數不儘的絲帶飄舞,仙氣迷人。

細看,會發現那閃閃發亮的絲帶上,都刻印著薄戰夜與傅溪溪的名字,太精緻!

在那向日葵中間,有一條很長很長的通道,賓客們就坐在通道兩邊,向日癸之下,每一排僅有兩人,他們麵帶笑容,眼含祝福,格外禮貌講究。

就連地上,也撲著一層厚厚的鮮花花瓣。

在花瓣儘頭,是水晶打造的禮台,高達九米,寬至十米,鮮花爬牆,閃閃發光。

這設計,美到令人窒息!童話也畫不出這樣的钜作!

關鍵是,婚禮辦在向日葵花海裡,是冇有人能想到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