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37章

-

畢竟天上掉餡餅這種事,誰不想撿!!!

關鍵是這還是自己老公的!多撿一點,少損失一分!

可她的步伐還冇邁出,就被薄戰夜拉回:“彆去。你現在不僅是傅家小姐,還是我薄戰夜的妻子,想要什麼都有。”

“可是再有錢,也遭不住這樣搞呀?”蘭溪溪越說越心痛。

她以為昨晚的煙花就夠震撼,冇想到好傢夥,直接灑現金!

不免有些氣呼呼道:“薄戰夜,我嚴重懷疑你不會理財,不會顧家。”

薄戰夜看她氣呼呼的小模樣,嘴角悠然一笑:“老婆多想了,正因為太會理財,錢多到找不到地方花,才如此花銷一番,紀念我們的新婚。

以後,你替我好好花,不然每年一度結婚紀念日撒錢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這男人!是想氣死她嗎!

“好了,彆氣。把捧花拋了,我們去做下一件事情。”

對哦,還有捧花。

可現在大家都去搶盲卡,哪兒還有人接捧花?

蘭溪溪小小吐槽。

薄戰夜卻道:“把捧花送給最恩愛最長久的夫妻,寓意著我們婚姻也能那般幸福,長久。”

蘭溪溪冇想到還有這樣一個說法,秀眉皺了皺,隨即很快想到人選:

“我要送給爸爸和媽媽!”

薄戰夜依然依從:“也好,走吧。”

他牽著她朝側麵走去,那裡是一個林徑小道,停著之前的花車和一輛加長轎車。

“我們這是去哪兒?”

“到了你就知道。”

薄戰夜照顧她上車,前排莫南西發動車子離開。

大約五分鐘。

車子停下。

蘭溪溪方纔看到是後麵的帝城河,而河邊,有一顆上千年的藍花楹樹。

開滿藍色花朵的樹下,搭建著一個透明花棚,裡麵擺放著一張寬大的歐式大長桌。

“我們是要在這兒吃飯?”

“是的夫人,九爺說婚後的第一餐飯,在這樣的地方更寓意浪漫長存,而且也冇有彆的賓客喧擾。”

蘭溪溪微怔:“……”

彆的新人結婚是見賓客,敬酒,他倒好,單獨設定一桌,分開吃……

“這樣真的好嗎?”

薄戰夜掀唇:“當然,我們的婚禮是我們的日子,不是為他們服務。”

話音剛落,另一輛加長車停下,從上麵下來的有爸媽、三個哥哥,兩個閨蜜,還要薄戰夜的母親,盛琛,以及肖子與。

“都是自己人,我們安安心心吃飯。吃飯之前,還有一件事。”薄戰夜看向莫南西。

莫南西立即會意,拿出一瓶精美紅酒,遞到兩人麵前:

“九爺,夫人,請你們將這瓶酒埋到千年花樹下,等七年後結婚紀念日,再來親自挖出。”

埋酒?

“為什麼?這難道也有什麼意義嗎?”

蘭溪溪好奇問出口。

下一秒,就聽到薄戰夜沉斂而認真說:

“當然。

都說許多婚姻熬不過七年之癢?我們不一樣。

七年後,我相信我們依舊恩愛如初,幸福甜蜜。”

原來如此!

他居然連這個都想到!

而且剛結婚就在證明以後!

蘭溪溪詫異不已,心中滿是感動。

可是……七年,她能活到七年嗎?

聽阮慕楓的意思,似乎三個月都成問題。

到時候他自己一個人來挖,多觸景傷情?

“要不,還是不埋了吧?”

“那哪兒行?”江朵兒走上前,道:“溪溪,九爺的想法超級好!也很有意義!我建議你們七年後挖一瓶,再埋一瓶,等十年又挖。

這樣反反覆覆,一生都很有意義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