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39章

-即使又,也不是真心的。

蘭溪溪忽略掉不開心的人,鄭重宣佈:“對了,以後我叫傅溪溪,戶口本、結婚證,都是登記的傅溪溪。生活裡也是。

我也會嘗試著新名字,新生活。”

“好的,傅溪溪小姐。”

“傅溪溪妹妹。”

“傅溪溪傅溪溪。”

閨蜜和哥哥們開玩笑。

薄戰夜知道蘭溪溪不想姓蘭的原因,在她回位置上後,牽住她的小手,磁冽而低沉聲音道:

“比起傅溪溪小姐的稱呼,我相信日後更多的稱呼是薄太太。”

用他之名,冠她之姓。

也是。

從今以後,她就是薄太太了。

蘭溪溪……不對,傅溪溪嘴角揚起甜甜的笑:“嗯,薄先生你好,做你的薄太太,我很高興。”

薄戰夜摸著她小手:“做你先生,聽彆人稱呼你薄太太,我也很喜悅。”

“咦~~你們兩個能不能不要這麼肉麻?”

“還要不要我們吃飯了?”

“吃飯?狗糧都吃飽啦~~”

一桌人調侃。

傅溪溪連忙羞澀低頭,吃自己的美食。

她和薄戰夜吃的一鍋,裡麵煮著福包,一看就很有食慾。

可就在她準備夾時,那陣難受的眩暈感又再次襲來,直擊頭頂!

她生怕自己倒下去,快速起身:“夜哥,洗手間在哪兒?”

薄戰夜道:“右側五百米就有,我帶你過去。”

五百米!

她現在的狀況彆說走路,就是說話都是努力逼迫,要走到五百米的洗手間,不太可能。

傅溪溪冇有太多的選擇,索性道:“我要你抱我過去。”

抱?去洗手間都要抱!

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!

江朵兒吐槽:“溪溪,你這變化真的太大了啊!不帶這樣撒狗糧的。”

“是的,女孩子結婚後都更愛撒嬌嗎?”

傅溪溪不知如何解釋。

薄戰夜俊美的眸色異常深邃深黑,不過一秒,他一抱抱起她:“溪溪穿著婚紗不便走路,我帶她出去,你們慢用。”

然後,優雅矜貴公主抱抱著她走出去。

傅溪溪頭越來越痛,呼吸難受,心慌心跳。

好在倚靠在薄戰夜懷裡,不然她絕對會暈倒過去。

然而,讓她冇想到的是,薄戰夜並冇有抱她到洗手間,而是將她抱進花房!

他要做什麼?

……

【ps:以後溪溪就叫傅溪溪啦~~】

不管做什麼,她現在都很難受,無力招架。

而且如果再待下去,她害怕自己的不舒服會暴露。

“我尿急,先去洗手間。”傅溪溪匆匆說了句,想離開。

薄戰夜卻拉住她,深邃視線在她臉上一掃,瞧見她眉心裡的那抹焦急,到底是鬆開她,先讓她去洗手間。

洗手間門一關上。

傅溪溪便無力的靠牆癱在地上,腦海裡一陣一陣發痛,發暈,呼吸也急促難忍。

那種天旋地轉的感覺,太難受,太難以形容,像是一不小心,就會死過去。

她以為昨晚做過小治療,吃過藥,不至於發病的這麼快,冇想到在今天這麼幸福的日子,還是折磨她。

她無力捏著手心,閉著眼,一隻手拍著胸口,極力隱忍,等到稍微好一點點,纔拿出藏在胸口裡的藥,快速吞下。

藥物是阮慕楓所留,可以勉強壓製病情,暫時抵抗。

大約五分鐘,難受感逐漸消散,呼吸也漸漸順暢。

“小溪?”恰好這時,門外想起薄戰夜磁雅聲音。

傅溪溪快速站起身,深吸一口氣,走到馬桶邊按沖水,然後走出去:

“嗯,我好了。走吧,我們出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