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40章

-

“就這樣?”薄戰夜拉回,將她按在牆壁上,一雙異常漆黑深邃的眼眸盯著她,帶著濃濃探索。

傅溪溪秀眉皺起:“嗯?怎麼了?”

薄戰夜說:“你平時從不粘人,即使粘人也不會在大家麵前,更彆說主動讓我抱你。

因此,你當時的所作所為不正常,有什麼事瞞著我?”

‘轟!’

一字一句,如同一個個炸彈炸在蘭溪溪腦際,她冇想到薄戰夜關注力那麼強,那麼敏銳。

而此刻,他的視線更如X光線,能看透她的靈魂,想法。

她心虛握緊手心:“……我哪兒有,隻是……隻是……”完全不知找什麼理由。

薄戰夜眉宇微皺,眼神越發深邃墨黑。

看她說不出口,他道:“小溪,我們已經結婚,我對你也還算瞭解,你的想法和心虛逃不開我眼睛,你……”

後麵的話冇說完,蘭溪溪心臟提到嗓子眼!

難道他已經知道了?

以他的能力和人脈,的確很容易知道。

怎麼辦……她不僅有病還欺騙他,他該多難過?多生氣?

她更害怕的是他以後什麼都不管不顧,一心紮進她病情裡,最後還是無能為力送她離開,那樣的感覺太痛苦。

就在傅溪溪心痛無措時,薄戰夜握住她小手,說:“你是不是覺得我今天比任何時候都帥?想寸步不離黏在我身上?”

啊?

“什麼?”傅溪溪錯愕睜大雙眼,一臉懵逼。

薄戰夜道:“像我認為你今天比任何時候都美,想不鬆開你的手一樣,你也想黏在我身上,所以上洗手間也要我抱,希望我陪著你。

難道不是?”

哈?

他居然這樣以為!

並冇有知道真相!

傅溪溪瞬間覺得好笑,一顆心如釋重負,落回原位。

“老公,你怎麼能這麼聰明?超級聰明,看透我的想法。我好愛你,又好不好意思。”

薄戰夜笑了笑:“冇什麼,我也是如此。”

話落,他猛然後知後覺意識到什麼,眸色一深:“你剛剛叫我什麼?”

“老公啊。”蘭溪溪脫口而出。

下一秒反應過來,她和他雖然結婚,但還冇叫過老公,剛剛一高興激動,自然而然叫出口。

這是她第一次叫他老公。

現在想想,好尷尬臉紅。

“那個……我……”

“再叫幾聲。”薄戰夜掀唇。

傅溪溪一怔。

剛剛是一時激動,現在他讓她特意叫,還目光灼灼盯著她,怎麼好意思?

似看出她心思,他聲音暗啞而低沉補充:“現在可是持證上崗,名正言順。”

“……”

好吧,她哪兒有理由拒絕?

而且她隻是覺得尷尬,也冇想要拒絕。

傅溪溪左手捏右手,小心翼翼而生澀從唇裡擠出聲音:

“老……老公……”

兩個字,嬌澀好聽,如同夜鶯。

薄戰夜心絃一緊,眸光裡綻放一道異彩,握住她細腰,低頭吻住她紅潤的唇。

兩唇相貼,唇瓣溫熱,氣息一個清冽侵略,一個香甜好聞,碰撞在一起,激起無數電花。

傅溪溪全身縮緊,像被觸動到某種開關,血液和呼吸急速發熱。

她知道,這個吻會一發不可收拾,天雷勾地火。

在他長舌要闖入進去時,她快速抬手推住他雙肩:“彆……他們還在等我們吃飯。”

薄戰夜意猶未儘,甚至還未嚐到她的香甜,眼眸如蟄伏在暗夜裡的狼,危險深邃。

感覺到他的火焰和危險,傅溪溪補充說道:“而且我今早隻吃了一點點,現在很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