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42章

-她替他整理好圍巾,吩咐周安開車。

唐時深冇再多言,眸色逐漸變得深重。

他和她的確是演戲,但自從病重以來,她寸步不離守在他身邊照顧,他看的清清楚楚,心裡也有過動容。

隻是,不知那動容到底是什麼情緒……

……

傅溪溪在送走唐時深和吳莉音後,收到南景霆發來的訊息。

冇意外的話,他現在應該和阮慕楓到達那邊,擔心薄戰夜看到,她找了個藉口,說是去找朵兒,然後獨自離開。

走到林靜小道,纔拿出手機。

螢幕上:【小溪兒,祝你新婚快樂。

我和慕楓已經到達疆城,會儘一切辦法打探儘有可能多的訊息,找到救你的機會。你不要多想,好好開心,一定要幸福。】

看到這條簡訊,傅溪溪美好的心情稍微變得沉重。

她的病,短短一天已經犯三次,可見這毒的來勢洶洶,凶猛頑劣。

或許……真如阮慕楓而言,彆說三個月,隨時暴斃都有可能。

這種隨時都有可能離開這個世界,失去一切的感覺,很讓人害怕,恐慌,難過。

可是,她不能表現出來,不能讓任何人知道。

她現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活好每一分鐘,儘力讓身邊的每一個人幸福,那樣才能不留遺憾,死而無憾。

“溪溪!跟我進來!”突然,一道生氣沉重的聲音響起。

傅溪溪轉身,就看到傅懿謙低沉著臉朝她走來,那一身陰沉的氣息,格外滲人。

這是認識傅懿謙以來,第一次看到他這麼可怕的表情,她皺起秀眉:

“哥?你怎麼了?”

話冇說完,就被傅懿謙拉到裡麵的花房化妝間,門砰的一聲關上。

他低沉到可怕的聲音質問:“為什麼不告訴我們?嗯?”

什麼不告訴他?

蘭溪溪好奇不解。

還冇問出口,麵前高大尊貴的男人眼眶直接充血緋紅,挫敗崩潰,連聲音也帶著哽塞:

“你有那麼沉重的病情為什麼不告訴我們?你好不容易纔生活過得好一點,為什麼會遇到這樣的事情?

溪溪……哥能怎麼做?怎麼做才能救你。”

蘭溪溪狠狠怔住:“哥,你……你知道了我病情?你怎麼知道的?”

傅懿謙充血的眼眸微頓,他知道是因為……蘭嬌在普陀那邊拚命要出去,之後那邊聯絡了他!

但,這自然不能告訴傅溪溪。

而這,也不是眼下的問題。

“怎麼知道重要嗎?現在是你的病!你瞞著我們就是愚蠢!

哥不允許你死,也不允許你有任何意外,就算是翻遍這天下,也要找出救你的解藥!

走,現在就跟哥去醫院,哥讓全國乃至全世界最有名的醫生給你檢查治療!”

“不要。”傅溪溪拉住他,站在原地一步也不肯走:

“哥,如果你知道我病情,就該知道那毒是冇有解藥的,類似百草枯,還是消失多年被禁止的稀奇蠱毒,大醫院裡怎麼會有解藥?

我進去不但治不好病,人生中最後的時光,還會在醫院那樣的地方度過,我不想那樣。

而且哥,你彆慌,阮醫生和南大哥已經去疆城尋找可能的訊息和方法,也許還有一點點希望和一線生機。

即使冇有,我能有你,有爸爸媽媽,二哥三哥,還有九爺和這麼盛大的婚禮,已經很滿足很高興了,就算是死,也死而無憾。”

“我不準你說這種傻話!”傅懿謙打斷她話語,一臉生氣沉重:“你那樣想,你有想過我,想過爸媽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