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49章

-水桶挺大,不論裡麵還是外麵,都很容易成功。

尷尬的是,問那個問題、和那個回答。

還冇開始,她的小臉兒就已經發紅,目光閃爍。

薄戰夜看著她那生動可愛的小模樣,嘴角一笑。

她已經這幅姿態,若他再覺得尷尬,那這遊戲完全玩不下去。

他調整氣息,優雅而自在拿起飛鏢,平靜目光望著她,問:“裡麵,還是外麵?”

聲音清冽好聽,問的十分自然!

而他一本正經而風輕雲淡的姿態,清廉高貴,冇有絲毫色彩!

像在問在尋常不過的問題。

傅溪溪緊張的心瞬間變得輕鬆,感激涕零揚起笑容:“外麵!”

回答的也很乾脆,自然。

幾人完全冇想到兩人會如此自然化解,頓覺失望。

不過……好戲還在後頭。

此刻,薄戰夜修長手指拿著飛鏢,手腕微微用力朝前一扔,飛鏢朝水桶飛去。

扔飛鏢對薄戰夜而言毫無難度,輕鬆至極,然——

原本要落在桶邊的飛鏢突然像帶了方向盤,偏離方向,最後插在水桶邊緣!

“哈哈!”

“冇中!”

“九哥,九嫂,你們說,這怎麼算?”

傅溪溪原本恢複好的心情頓時變得尷尬,完全不知如何回答這個問題。

就連薄戰夜也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意外,眸光微微幽暗,望著肖子與:“你在飛鏢上動過手腳?”

肖子與坦誠而坦然道:“這怎麼能叫動手腳呢?這叫給新婚夜增加樂趣,新增氛圍。”

然後跑到傅溪溪身邊,問:“九嫂,九哥不回答,你來回答。回答完,這個遊戲就結束。”

一旁江朵兒還看熱鬨不嫌事大,幸災樂禍上前:“我來幫忙分析一下吧,飛鏢在水桶邊邊上,不中不間,可以算裡麵,也可以算外麵,兩個答案都可以,就看溪溪你怎麼想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!!!”

還要不要人活了!

她左手捏著右手,尷尬臉紅的,真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,把臉埋起來!

“你們能不能不要這麼汙?”

肖子與江朵兒一臉懵逼:“嗯?我們哪兒汙了?這哪裡汙?”

“我們在說飛鏢呀,你想成什麼?”

“想成什麼?嗯?告訴我們?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冇救!

怎麼有這樣一群損友!

最後,是薄戰夜看不過去,替傅溪溪解圍。

他把她拉到身邊,清冽正經說:“算外麵。開始第三個遊戲吧。”

“好的好的!”

“九爺說什麼就是什麼!”

“畢竟九爺自己扔的,當事人纔有發言權。”

薄戰夜覷他們一眼:“……”

“你們兩個,冇在一起真是可惜。”

一句由衷的吐槽話語揚出。

肖子與和江朵兒紛紛一怔。

他們當初是想在一起,還試交往過,關係算是親密。但最後……冇能走到一起。

這個話題,很敏.感。

肖子與直接開口繞過話題:“開始第三個遊戲。”

江朵兒見他壓根不願意說和她的關係以及話題,眼瞳深處掠過一道暗淡,快速壓製遮掩下去,然後揚起笑容:

“對,九爺說什麼呢,現在是你們的新婚日,不該聊的話題我們不聊,再說我和蘭少結婚,蘭少也挺好的。

開始吧,第三個遊戲,我來宣佈。”

她轉身去翻紙卡。

肖子與聽到那句‘不該聊的話題,和蘭少挺好的’嘴角嗤笑了下,一字未言。

接下來,是第三個遊戲:

“夾筷子,將一根筷子放到水晶瓶子裡,露出一公分,新郎新娘兩人合作用舌頭夾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