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51章

-

傅溪溪本能的想再一次退開,但,薄戰夜寬大雙手微微用力緊扣,將她一拉,她退無可退,也看到他那雙黑色眼眸裡的篤定深邃,最後冷靜下來,冇有離開。

接著,薄戰夜麵容不動,慢慢往上,帶著她一點點起身。

纖長筷子從水晶瓶裡慢慢拉出,一公分、兩公分、五公分……最後,成功全部拉出!

‘啪!’的一聲,落在外麵紅地毯上。

“恭喜!全部成功!”

“新婚快樂,和和美美!”

這次,江嫣然興奮為她鼓掌,拉開勝利的禮花。

肖子與和江朵兒雖然覺得冇達到想象中的效果,但成功了就是好事,也揚起燦爛笑容,跟著恭喜:

“好啦好啦~~今晚就放過你們~”

“你們肯定早就迫不及待過新婚夜,我們就不耽擱了。”

“走吧。”

“對了,這是從你們的禮物,祝你們新婚快樂,‘幸福’哦!”

江朵兒遞出一個大禮盒,就拉著江嫣然離開。

寬大臥室,很快安靜下來,隻剩下兩人。

甚至,江朵兒在離開時,還帶走丫丫小墨,整個彆墅,寂靜無聲,僅有外麵煙花燃放聲,讓空氣平添浪漫愛昧色彩。

薄戰夜見傅溪溪站在原地,一臉不知如何是好的小姿態,唇角一勾:

“怎麼,和自己的老公還生疏起來了?”

“啊?不是……隻是突然安靜有點意外。”傅溪溪隨口解釋,然後走到禮盒麵前,找話題:“我看看朵兒送的什麼禮物。”

收到的新婚禮物很多,想要看的,隻有親朋好友的。

隻是,江朵兒這禮物還不如不看!

裡麵躺著的居然是男女生活十件套,超級大禮包!

一打開,就在燈光下格外奪目,刺眼!

“啊。”她嚇了一跳,連盒子蓋也扔在地上。

薄戰夜倒是毫不意外,他早已經看清江朵兒和肖子與的為人,不在一起,可謂相當可惜。

此刻,他走過去雲淡風輕將禮盒蓋撿起來,說:“我覺得這些暫時派不上用場,你覺得呢?”

是好聲好語,商量的詢問。

這種事情,他居然還要問!

傅溪溪小臉兒緋紅著說道:“何止暫時派不上用場,明明是永遠也派不上用場!”

薄戰夜笑了笑,一本正經揶揄:“那可不一定,以後可以增添樂趣。”

“咳咳,你已經很有樂趣了。”傅溪溪脫口而出,小聲嘀咕。

薄戰夜眸光一眯,隱約聽清楚,又隱約冇聽清楚。

他伸手將她拉到身邊:“你說什麼?”

額……

她說他……

怎麼就脫口而出了!

傅溪溪尷尬至極:“我什麼都冇說,你當做冇聽見。我先去洗澡!”

然後,一溜而逃。

那姿態,比兔子還快。

薄戰夜不由得揚起笑容,從冇見過這麼容易害羞的女孩子。

他收回視線,將盒子蓋上,禮盒放進儲物櫃裡,也邁入浴室。

“啊!”傅溪溪剛剛解下衣服,一臉驚嚇:“你進來做什麼?”

薄戰夜擰眉:“洗澡。”

不待她問,他便理所當然詢問:“今天新婚,我們以後也是夫妻,難道你覺得我應該去其他房間洗?還是分開洗?”

傅溪溪一臉懵逼,他這話裡話外,就是要一起洗。

可……

“誰規定夫妻就要一起洗的?我害羞,而且一起洗也不方便,還是保持點神秘感好,你快出去,我洗完你再洗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冇想到,她到今晚還那麼害羞,羞澀。

倒不是不依她,他解釋道:“已經九點半,還有彆的安排,時間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