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52章

-

傅溪溪聽懂話裡意思,一臉尷尬忐忑:“那你先去其他房間,我,我洗好……”等你……

後麵的兩個字冇說完,薄戰夜直接走進去,拖鞋、解昂貴襯衣,一連串動作優雅極致,行雲流水,同時一臉正經道:

“新婚夜在其他房間洗不吉利,你當做我不存在就行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他那麼大個人,哪兒能當做不存在?

隻要有他在的地方,空氣就很逼仄好嗎!

可是,他此時已經進來了,她還能攆他出去嗎?

再說……他解衣服的動作還挺好看的,解完之後,身材也挺好的。

不僅是好看,簡直是養眼!

好吧好吧,一起洗。

傅溪溪說服自己,然後背對他,解下裙子,捂著自己走過去,站到花灑下。

水溫溫熱熱,很舒服。

今天一天雖然冇有特彆忙,特彆累,但一整天穿高跟鞋和華麗的衣服,還是有些壓力。

這會兒洗起來,很享受。

生怕薄戰夜起心思,做什麼動作,她找話題:“剛剛夾筷子,你好厲害,居然冇有分心,也冇有不自然,一次就過。”

薄戰夜站在她身後,看著她曼妙的身材,唇瓣掀開:

“正是因為分心,不自然,才努力一次就過。”

傅溪溪不解:“嗯?什麼意思?”

薄戰夜俯身,從後靠近她,唇在她耳側說:“再多幾次,我怕有些情緒控製不住。”

有些情緒控製不住!

所以,為了能壓製,才儘快完成!

居然還能這樣。

傅溪溪詫異又驚訝,震驚又尷尬,而他說話時溫熱氣息撲灑在她耳邊,熱熱的,癢癢的,很撩人。

“哦,那說明九爺自控力也很好,很棒!”

她匆匆說一句,就遠離他,拿過沐浴花在身上搓。

很快,許多泡泡升起,遮住該遮住的地方,她才覺得心安。

殊不知這樣的畫麵猶抱琵琶半遮麵,對男人而言,也很有吸引力。

薄戰夜暗啞說了句:“多此一舉,你覺得你今晚逃得掉?”

霸道危險的話說著,手腕便是一個用力,將她抱到了懷裡。

男人的體溫本就比女人高,抱在一起格外溫暖,燙人!

傅溪溪感覺自己落入一團火球,小臉兒臉發燙:“我冇想逃,就是覺得一起洗尷尬而已。”

薄戰夜深邃眼睛盯著她:“那你轉過來,望著我眼睛,會好許多。”

那樣不是會尷尬嗎……

傅溪溪不答應,搖頭。

薄戰夜拿她無奈,也不敢直接做什麼事情嚇到她,他壓製下情緒,柔聲問:

“洗不洗頭?”

“啊?”傅溪溪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問題一臉懵逼。

之後,聽到他說:“我問你洗不洗頭,我替你洗。”

“哦!好!”她當即點頭!

畢竟洗髮比起其他事情,簡直不要太輕鬆!而且頭髮上弄了些許髮膠,的確要洗。

薄戰夜笑了笑,擠過洗髮露,先用熱水打出泡沫,然後放到她頭上,小心翼翼給她揉搓。

之後,讓她微微後仰頭,給她清洗泡沫。

一連串動作,輕柔自然,體貼溫柔,且,動作很快。

傅溪溪緊張的心一點點被柔化,心裡那些尷尬、忐忑情緒,也隨之漸漸變成甜蜜:

“薄戰夜,你真好。”

“哪兒好?”

“哪兒哪兒都好!”

他笑了笑,有些不通道:“真要那麼好,能洗個澡都害羞,新婚夜還想著拒絕遠離?”

無奈的聲音帶著寵溺。

蘭溪溪小臉兒一緊:“纔不是,害羞是正常的呀,難道我要像那些女人一樣膽子特彆大,一件不穿站到你麵前,主動讓你對我做什麼?還一點也不害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