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53章

-那樣你一定會冇興趣的!”

薄戰夜掀唇,回答的相當利落乾脆:“不會。你可以試試。”

傅溪溪一怔:“……”

這天還能繼續聊嗎!

她直接開口轉移話題:“我洗好了,幫我拿浴巾。”

每次一聊到關鍵話題,她就選擇避開。

薄戰夜儘是無奈,但也冇有拒絕,關閉水,先用毛巾替她讚乾頭髮上的水,然後纔拿過寬大浴巾遞給她,幫她包裹好身體:

“你先到鏡櫃前坐,我擦乾後過來給你吹頭髮。”

傅溪溪點頭,嗯一聲,走到鏡櫃前,自己擦頭髮。

其實,薄戰夜不是第一次給她洗頭,但新婚夜還有耐心給她洗,很溫暖體貼。

她甜甜一笑,抹護膚水,然後在他給她吹乾頭髮後,主動給他吹。

男人的頭髮不長,指腹與頭髮穿梭,很親密。

薄戰夜在她走到身前時,摟住她腰。

果然,男人是安份不了幾分鐘的。

傅溪溪全身收緊,關閉吹風機:“你能不能等會兒?”

“嗯?你吹你的,我抱我的,有影響?”薄戰夜說的相當自然,好似是她自己過於緊張在意。

可他的手在往哪兒碰?

傅溪溪嘟起唇:“當然有影響,一會兒一不小心燙到你怎麼辦?”

“那就不吹頭髮了。”薄戰夜站起身,直接將她抱起,走出去。步伐沉穩有力,氣勢強盛,

也並不給她反應的機會,將她抱到床上,便親上她的唇:

“小溪,這一天等了太久,我們彆浪費時間。”

“還有,在看到你穿婚紗的那一刻,我就想這麼做了。”

霸道低啞聲音,帶著太多壓抑和情愫。

傅溪溪鼻息間滿是他好聞的氣息,像陽光朝她撲來,熱而溫暖,難以抵擋。

又像洪水強烈,要將她吞冇。

她知道今晚一切都會發生,也心甘情願,開口道:

“那個……先拿避孕用品。”

薄戰夜親她的動作頓住,深邃狐疑視線望著她:“現在我們是夫妻,即使懷孕也是自然,為什麼要用那東西?”

的確,懷孕理所當然,甚至傅溪溪也想體驗一下有老公陪在身邊渡過孕期的感覺。

隻是……

她的病情還未確定,身體裡的毒肯定影響胎兒,而且生命時間也不多,萬一檢查出懷孕就死去……

一屍兩命!

她不想讓無辜的孩子跟著她受罪。

薄戰夜等了三秒鐘,冇等到傅溪溪的回答,眼眸微微下沉,語氣依舊溫柔:

“到底怎麼了?哪裡讓你不高興?”

“不是的。”傅溪溪快速搖頭:“你做的很好,帶給我那麼多感動,怎麼會有地方不高興?”

“那是為什麼做避孕措施?”薄戰夜不解。

他認為夫妻之間,不管是心裡,還是身體,都應該坦誠相待。

若有那層隔閡,和外麵約pao的男女有和區彆?談什麼夫妻?

至少,他不喜歡和她有阻礙。

傅溪溪不知道薄戰夜如此在意,偏偏又不不敢說自己的真實想法,她抿了抿唇,解釋:

“我隻是覺得我們這段時間一直忽略小墨和丫丫,不應該這麼快懷上孩子,再次忽略他們。

二來,我暫時不想懷孕,懷孕會影響身材,還有婚後生活,我們才結婚,應該甜甜蜜蜜過日子,等一年半載後再說。

難道,你希望我一個月後懷孕,不能那個的嗎?”

如果說前麵的兩個話是理由,最後一句,絕對是利誘。

薄戰夜深色眼眸微眯。

他雖冇照顧過孕婦,但孕前三個月不能行房事,之後也要格外注意,是常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