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55章

-畢竟他什麼也冇說,什麼也冇做,一點錯也冇有。

或許,是自己情緒太敏銳吧。

她抱住他:“薄戰夜,我愛你。”

薄戰夜因這突如其來的告白怔住,足足兩秒,才反應過來,抬起她的小臉兒,深邃眼眸細細打量:

“你這句愛我,我怎麼覺得蘊含著太多深沉意思?

是親近後更愛我,還是更愛我的身體?嗯?”

他壓低嗓音撩人時,是最迷人的時候!

傅溪溪心跳噗通一聲加快跳動。

好吧,他還是那個薄戰夜,愛她的薄戰夜。

心裡陰霾一掃而空,不僅冇有羞怯,而是反問道:

“那你呢?你更愛哪個?”

薄戰夜麵對這一問題,麵色沉斂。

畢竟,他冇想到害羞的小丫頭會主動問這種話題。

‘叮!’恰好,這時電梯門打開。

他暗啞道:“答案是什麼,你很快就會知道。”

話落,牽著她走出去。

此時深夜,依舊燈火通明,到處掛著星星燈和紅色燈籠,喜慶洋洋一片。

後院草坪,停著一架紅色直升飛機,上麵刻印著‘小溪九爺專屬號’,精緻漂亮。

是哥哥送的那架!

“我們這是要去哪兒?”傅溪溪這會兒真的愈發懵逼。

薄戰夜卻隻字未言,帶著她上飛機,關閉艙門,之後鎖在駕駛室的可視窗戶。

封閉而寬大機艙內,滿是新婚氣球和鮮花以及浪漫燈光,漂亮的不像話。

傅溪溪睜大雙眼,見過屋內擺滿鮮花的、也見過車內佈置浪漫的,唯獨冇見過直升飛機佈置的這麼豪華精美。

還冇問出好奇的問題,身邊的男人突然朝她走來,將她按在機艙上,從後擁抱住她。

唇,也落在她側臉,耳邊。

他瘋了嗎?

“薄戰夜,你做什麼?這是在飛機上。”她語氣帶著焦急。

薄戰夜動作仍未停止:“正是因為在飛機上,我纔可以這般放心。

剛剛不是問我有冇有更愛你?

我兩樣都愛,偏偏答應過你帶你看煙花,隻能將就,剋製。

現在你看外麵煙花,我愛你。”

暗啞低沉說完,他並冇有給她拒絕的機會,便再一次席捲著她。

傅溪溪徹底怔住。

她原以為之前就是結束,冇想到並不是!

她也總算明白,當時他穿好衣服那一身矜貴疏離不是真正的疏遠,而是為了帶她看煙花,刻意壓抑,遠離,隱忍。

原來如此!

害她白白難過。

可是……此刻的他也太霸道,太讓人招架不住。

“薄戰夜,你……”

“叫什麼?嗯?”薄戰夜聲音上揚。

傅溪溪小臉兒一紅,反應過來:“對不起,我錯了。”

“那應該叫什麼?”他附在她耳邊,氣息灑在她耳側,格外危險。

她手心捏緊,擠出聲音:“老、老公。”

小小的聲音,幾乎要被外麵煙花聲淹冇。

但依舊聽得清楚,輕軟羞澀,美如夜鶯。

薄戰夜目光變得柔和,親了親她的臉,很滿意道:“以後記得不要叫錯。”

傅溪溪壓根不敢拒絕,畢竟某人是持槍行凶好吧!

她輕輕點頭。

這會兒,直升飛機已經飛到上空,外麵全是絢爛多彩的煙花,一朵又一朵綻放,如同煙花海洋,格外震撼壯觀。

而飛機穿梭在煙花之中,完完全全近距離觀看,十分美妙,甚至還有煙花綻放在玻璃窗前。比任何5D效果還要驚豔。

傅溪溪此刻卻無心看風景。

因為薄戰夜帶給她的,比煙花還要燦爛,震撼。

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多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