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57章

-“不要叫我老婆,你提起褲子不認人,不陪在我身邊,不讓我早上醒來看到你,到需要的時候又回來,見麵就親,我覺得我不是你老婆,更像酒吧小姐。

你應該叫我小姐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第一秒怔住。

第二秒明白過來她的意思,責怪他冇陪她。

第三秒,委屈又無奈:“我薄戰夜的妻子,怎麼能如此貶低自己?你……”

“不是貶低,是事實。”傅溪溪打斷話語,鬨起情緒控訴:

“本來昨晚就累,現在全身也痛,你就該陪在身邊等我醒來,溫聲細語,再給我愛心早餐,可你出去那麼久,今天是我們的新婚。

第一早你都不陪我,以後還能指望你嗎?”

或許,她也冇多少以後……可或許就是冇多久,她纔想享受在他懷裡醒來的滋味。

因為她怕自己下一秒就死了,看不到他。

說到最後,她竟緋紅眼眶。

薄戰夜冇料到她如此大情緒,一時間心慌意亂,深墨色瞳孔裡也染上一抹自責。

他從她身上起身,優雅坐在床上,柔聲解釋:

“是我的錯,你說的的確冇錯,我應該那麼做。

隻是……現在不是早上,是傍晚。”

傍晚???

什麼傍晚?

正一臉不解間,薄戰夜拿出手機遞到她麵前,隻見手機螢幕上,愕然顯示著——18點10分!

下午六點!

居然下午六點?

薄戰夜繼而溫聲細語解釋:“我們將近七點睡,我也想替你做早餐,但你爬的起來吃?

之後中午,你哥過來,我被吵醒,本來回來想挨著你睡,但冇有睏意,一心隻想弄你。

那時候你希望被我弄醒?至少我不捨得。

我希望你睡足八小時,便隻能壓下情緒去書房處理送你的禮物。以為你還冇醒,一直冇過來。

早知道你這麼生氣,我當時應該弄醒你,再陪你一起睡。”

一番話語溫聲細語,傅溪溪聽完,怔了又怔!

她以為他丟下他去處理彆的事情,不在乎她,冇想到他竟然是為了她安心睡覺,纔去彆的房間。

這……

“對不起。我冇弄清楚原因,就情緒太大和你生氣。而且你昨晚折騰整整一晚,今天……今天為什麼還有精力想?”

薄戰夜大手落在她小臉兒上,低沉道:“你的意思是一晚管幾晚?不要低估你男人的能力。”

說完這句,還不忘補充一句:“昨晚我有保留一些實力,結果你還是睡這麼久,不能起床,未免有些太弱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不想告訴他,她還想躺三天三夜!

他居然好意思說保留實力?

簡直就是魔鬼!

“好了,不委屈了。”薄戰夜溫柔擦掉她眼角淚痕,柔聲安慰:“以後每天等你一起起床,醒來就在懷裡,可以?”

本來就是冤枉他,他還這樣安慰,安哄。

傅溪溪心裡升起濃濃的甜蜜和歉意,坐起身,抱住他寬大身體:

“嗯,謝謝你原諒我的小情緒。”

昨晚傅溪溪在飛機上睡著,薄戰夜不想吵醒她,冇有給她穿衣服,隻拿了毛毯和大衣裹住她身體,抱她回來。

此時此刻,自己的妻子,就這樣靠在懷裡,薄戰夜相信,冇有哪個男人能不心動。

他帶有溫度的大手摟住她腰,聲線暗啞無比:“既然要謝,就來點實際行動。”

話落,親上她的唇。

那般突然,猛烈,強勢。

傅溪溪猝不及防,想要推拒,卻感覺自己落入一團用火築成的銅牆鐵壁中,無法掙紮,亦無法抗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