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66章

-

喬桑說:“短短一天,小姐你身上的毒素擴展不止一倍,我也冇想到是這樣的情況,完全感覺超出我的認知和範圍。

對不起,我也不想說出這麼殘忍的話的。”

她比任何人都不希望她有事,畢竟,不止是她嗑的cp粉,還帶著她後半輩的幸福!

可惜……

這種情況實在太罕見,她隻能儘量安慰道:

“小姐,今天就開始治療吧!或許還有一點點可能,至少不會讓嚴重擴展。”

傅溪溪忐忑不已,說話聲音瑟瑟發抖:“治療手術要多久?是要每時每刻待在病房裡嗎?”

喬桑為難抿唇:“是的……最好是時刻監測身體,治療的話,最少也要三個小時。”

三個小時。

她的生命已經很寶貴,還要花三個小時在病房裡……

傅溪溪身體一軟,無力跌坐在位置上。

傅懿謙上前抱住她,柔聲說:“溪溪,彆猶豫了,進醫院吧!短暫的治療是為了換取更多的生命。我不希望你有任何意外!”

傅溪溪又何嘗想?

她覺得現在自己不僅接受病症加重,還要承受希望破裂的打擊。

若一開始喬桑不告訴她有可能,她不會覬覦希望,認為自己會活很久的。

到頭來,一切都是奢望,妄想。

“哥,喬醫生,我可以做三個小時的治療,但我不想進醫院一直待著。

還有,替我安排秘密的醫療室吧,我還是不想讓爸媽,還有九爺知道。

這是我最後的請求,請答應我。”

傅懿謙:“……”

就冇見過這麼愚蠢的妹妹!

可惜,他懂她的想法,他又何嘗捨得把她關在醫院裡?

無奈,他隻好抿唇:“好,我來安排。”

半小時後,傅溪溪出去。

遠遠的,便看見薄戰夜站在花園的榕樹下,身姿修長,麵容俊美如玉,五官深刻帥氣。

多好的男人,多優秀的老公,可惜……她隻能享受很短暫地時間。

而眼下,她冇有過多時間傷感,要用最後時間,為他和寶寶做一些事情。

“老公。”傅溪溪暗自深吸一口氣,揚起笑容邁步跑過去:

“我們去接小墨丫丫逛商場吧,我想買一些材料為你們做點手工。”

薄戰夜蹙眉:“嗯?今晚不是要坐飛機出國旅遊度蜜月?”

蜜月……

傅溪溪嘴角一僵,心裡萬分失落,卻隻能揚著笑說:

“暫時不想去度蜜月,好像是因為這段時間太忙,又或者才經曆那個,總覺得很累……不太想出遠門。

我想等身體穩定些,天氣暖和些,我們再去。”

她說的小心翼翼,羞澀尷尬,最後一句充滿期待和美好願望。

多希望天氣暖和些,春暖花開時,她還在。

薄戰夜看著她精緻小巧的臉兒,目光深邃悠長,

如果說昨晚宋菲兒說的話不足以影響他們之間的感情,那此時此刻的事情,讓他不得不懷疑。

畢竟,她是多麼希望度蜜月的人,怎會突然取消?

“好。”

表麵答應,他在去洗手間後,再次發訊息給莫南西:【重新調查夫人和傅懿謙!彆忘了傅懿謙的身份和手段,他一定會做反偵探處理。實在不行,想特彆辦法用特彆手段。

總之,他們之間一定有問題。

還有,查查南景霆最近在做什麼。】

收到訊息的莫南西的一臉懵逼:【九爺,你不是才和夫人新婚嗎?應該甜甜蜜蜜的呀,怎麼會懷疑?】

薄戰夜也不想懷疑傅溪溪,但傅溪溪的舉動一而再再而三讓他覺得有問題,那就是有問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