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68章

-那語氣,小小委屈,又帶著小小埋怨不解。

薄戰夜竟是一笑:“這才新婚兩天,就受不了了?嗯?”

“……”傅溪溪完全無法回答。

因為她覺得以他的體力,時間,是個女人都受不了!

可她不想讓他失望。她隻有很短的時間,他喜歡,她就該依順,滿足。

變成屍體後,他想碰也碰不了。

何況現在,急需要這樣的辦法解圍。

最終,她羞澀抿了抿小唇:“不是,就是好奇一問,然後就是……可以那個……

不過今晚孩子在等我們,我們真的得快一點。”

她答應了。

薄戰夜該高興的,但,想到她是為枕頭下那部手機,他心裡就湧動著一抹煩悶之氣,一抱將她壓在身下,聲音低沉而危險:

“好,聽你的,快一點。”

話落,便是一番猛烈風雨。

今晚的他很不一樣。

比新婚第一晚快速,霸道,比新婚第二晚強盛,自顧。

傅溪溪大腦裡一片空白。

她總覺得薄戰夜情緒不對,可男人也許在這方麵就是有控製不住情緒的時候呢?

她隻能抓著手心,咬著牙,默默承受。

“小溪,愛不愛我?”男人聲音響起。

傅溪溪微微皺起秀眉,從唇瓣裡擠出手機:“嗯,怎麼會不愛?很愛很愛,最愛你。”

是麼?

愛他會對他撒謊?愛他會揹著他做那些事情?

薄戰夜想著那些不悅事情,手臂用力將她一番,壓在她後背,唇貼在她耳側,問:

“有多愛?我想聽真話。”

“真話?難道你覺得我說的是假話嗎?”傅溪溪有點不懂。

她愛他,當初不顧身份地位,為他飛蛾撲火,孤注一擲。

之後愛到撕心裂肺,無可自拔。

這樣濃厚的情感,還需要說出口?

“老公,你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?”

薄戰夜當然有,他想質問她為何騙他?和南景霆又在聯絡什麼?

但,她能隱瞞就說明有隱瞞的道理,必定不會直接告訴他。

他必須想其他辦法查,腦海中也已經有所想法。

因此此時此刻,他隻能將怒氣化為力氣,緊緊擁著她:“不想說就不說了,隻要你知道,你現在是我薄戰夜的夫人,我是你丈夫。”

話落,用力吻住她。

傅溪溪猝不及防,唇瓣發痛:“……”

她知道,當然知道即使是死,她也帶著他妻子的名義葬入墳墓。

今生死而無憾。

或許是想著要死了,她很想對他好,也很想滿足他想要的一切,以至於現在心情很開闊。

她感覺疼痛感漸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幸福甜蜜和難以言語的感覺,情不自禁翻過身,抬手抱住他,主動親上他唇:

“老公,我愛你,不論過多少年,不論這世界如何,我都愛你。”

薄戰夜高大身形一僵。

天知道,在這種情況下主動說情話的她,有多可人。

他直接繳械投降,敗的一乾二淨。

不隻是心裡,還有身體。

……

事後。

傅溪溪以孩子等太久不好為理由,讓薄戰夜先下樓,她自己收拾下去。

這其實無非是為藏手機找的藉口。

睿智如薄戰夜,怎會不懂?

但,他願意給她這個機會。

“好,有事叫我。”薄戰夜柔聲說了句,在傅溪溪額間落下一吻,便離開房間。

下樓後,他並冇有第一時間去兒童房,而是去書房打開電腦,看臥室監控。

這是高級監控,隻能用他的指紋解鎖外加麵容識彆,方可打開,

一接入,便是高清房間畫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