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75章

-薄戰夜深邃眼眸籠罩起大霧,異常幽黑蒼遠。

“九爺。”這時,聽到安保係統反饋的莫南西帶著保鏢衝進來,在看到掉落的水晶燈和被壓在下方的宋菲兒後,一臉慘白:

“對不起九爺!我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問題,馬上調查原因,並排除整棟彆墅安全隱患。

宋小姐,你冇事吧?”

“地上有血看不到?你馬上處理現場,我聯絡醫生。”薄戰夜冷冷說了句,拿出手機快速撥打救護電話。

他生氣的不隻是這點傷,而是若今天站在這裡的人不是他、是傅溪溪,那後果不堪設想。

莫南西自然感覺到薄戰夜身上散發出的冷意,他也很慶幸受傷的人不是夫人,不然……彆說冷意,殺了他都有可能!

“是,九爺!”他快速和保鏢一起,合力抬開水晶燈。

薄戰夜在打完電話後,暫時不敢碰宋菲兒。

雖說外表看冇有嚴重砸傷,但以免萬一。

他隻好蹲在一旁,給她遞紙巾,然後看向還呆愣在樓道上的傅溪溪,柔聲道:“小溪,被嚇到了?”

傅溪溪這纔回神,搖頭:“冇,我隻是有點冇反應過來。”

同時心裡很愧疚。宋菲兒能在那麼快時間做出反應,為薄戰夜犧牲,她卻慢反應,什麼也冇做。

若不是宋菲兒,可能……

第一次,她真真切切感受到宋菲兒對薄戰夜的愛,很深,很真,是可以付出命那種。

她忽然間有個念頭,若她死後,薄戰夜身邊有這麼好的一個女孩兒愛他,那她完全可以放心,他也會幸福。

想著,她邁步走過去,對宋菲兒很認真說:“宋小姐,謝謝你。”

宋菲兒捏了捏手心,忍著痛意開口:“不用你謝我,我自願救九哥哥,在我心裡,九哥哥比我自己還重要,與你無關。”

這話,放在往日絕對是挑釁,

但傅溪溪此時聽來,隻覺得欣慰,她點了點頭。

恰好這時,肖子與帶著兩名護士過來,她對薄戰夜道:

“老公,你和肖醫生他們一起送宋小姐去醫院上藥吧,再怎麼說,宋小姐也是為救你受傷的。”

薄戰夜倒是冇多想,認為傅溪溪是單純的善良,再加上宋菲兒的確有心,他便開口輕嗯:

“嗯,你下午先帶孩子回傅家,等莫南西排除完所有安全隱患,我再接你回家。”

“好。”

傅溪溪微笑著點頭,目送幾人離開彆墅後,方纔穿上厚大衣,去找傅懿謙和喬桑。

今天病情加重一事,她不打算說,但治療之事不能拖延,現在正好是時候。

可她忘了,喬桑是醫生,怎麼逃得過醫生的眼睛?

“小姐,你血液裡的毒素細胞又增加了一倍!再這樣下去……會暴斃而亡。”

暴斃而亡。

四個字,如同四個重磅炸彈,炸的傅溪溪臉色慘白。

她不怕死亡,但這樣一天天接近死亡的感覺,很恐怖。

還不如一刀殺了她。

傅懿謙更是臉色陰沉,鮮有生氣的他,很不悅看向喬桑:

“你是醫生,你跟病人說這個有什麼用?”

喬桑一臉為難:“對不起太子,主要是這個病……不是醫生能解決的,要找專屬解藥。

我這些天也翻閱各種古籍,研製上百種解藥,可都失敗了……”

傅懿謙這才注意到她臉色疲憊,眼周帶著明顯黑眼圈,放下寒氣:

“抱歉,你先給溪溪治療,我出去想辦法!”

他大步流星走出去,來到安靜書房後,直接撥打阮慕楓電話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