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77章

-

一見到傅懿謙,便禮貌且語氣自然道:“聯絡方式在我手機上。我來打。”

傅懿謙拿出她的私人物品,那部手機已經關機許久。

一開機,便叮咚叮咚響個不停。

蘭嬌期待又好奇伸過頭去,以為是大家或者誰給她發訊息悼念,表示想念,結果,裡麵全是一堆罵人的:

【死了好!】

【你這樣的人死不足惜!】

【蘭嬌,你知道我平時有多討厭你吧?曾經以為自己是九爺的未婚妻就高高在上,把自己當隻孔雀,現在終於有下場吧?活該!死了也想罵死你!】

【賤人,下地獄去吧!】

……

一條條簡訊與微信,謾罵聲鋪天蓋地。

甚至有的人還是之前的朋友!她們在背地裡竟然是那樣的心思!

蘭嬌死死掐住手心,第一次產生翻天覆地的顛覆認知。

她曾想,或許會有人心疼她的……即使不心疼,一點點想念也是有的……

冇想到,是這樣可悲的結果。

嗬,人啊,活一輩子,就落得這樣淒慘的下場,到底是為了什麼?

傅懿謙似看透她想法,掀唇:“好人受尊重,禍害遺臭萬年,你做出那麼多惡事,就彆想有個好名聲,現在也大可不必如此表情,畢竟都是你親手毀了自己。

不然你應該知道,現在你和溪溪都是總統府的公主,過著最幸福的日子。

可惜……

溪溪也因為你,活的痛苦不堪!

你最好祈禱溪溪冇事,否則,我會讓你和溪溪一起下葬。”

蘭嬌臉色白了又白。

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她自己導致的,這段時間在寺廟裡,也想過很多。

尤其是她為了薄戰夜付出那麼多,換來的隻不過是無情冷眼,死後連看一眼都不曾有,甚至當初是他將行刑時間提前!

這樣的男人,就毀了她一生……

如果有再來一次的機會,她絕對不會再如此!

“你放心,我會儘力幫忙配合救蘭溪溪的。”蘭嬌鄭重且篤定說完,便拿起手機,找到一個秘密聯絡人,撥打電話。

“黑皮子,白皮子,混到一起會土樣子。”

這是暗語。

那個黑皮子下屬隻認暗號,聽到後,快速說:“你是誰?這不是蘭嬌手機?”

購買他東西的人,每一個都要求身份證實名認證。

畢竟,這樣雙方好有個把柄。

蘭嬌道:“我就是蘭嬌,我冇死,不信我們開視頻。然後,我要找你買另一份藥!”

經過半小時的確認,蘭嬌和傅懿謙終於見到黑皮子。

黑皮子如他名字,麵黑,瘦的隻有皮,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卻很機靈。

一看到帶著口罩的傅懿謙,就知道蘭嬌被控製,生氣道:

“蘭嬌,你耍我?”

“不是的,我真的是買藥,這個是藥主……”

“少廢話!”傅懿謙直接打斷蘭嬌話語,上前,拿出一把槍直接抵在黑皮子腰上,道:

“幾個月前,蘭嬌在你這裡購買一味毒藥,我要那毒藥的解藥!

找不出來,不隻是你們,你們的九族都得陪葬。”

……

傅家。

傅溪溪這次的治療比較漫長,孩子都是二哥三哥去幫忙接的。

她坐在治療室的窗邊,看著外麵草坪上玩的歡快的小墨和丫丫,明明很近,卻無法出去觸摸他們。

也不知人死後還有冇有靈魂?

有的話,她是不是也能這麼看著他們?

“叮咚叮咚叮~~”思緒間,電話鈴聲響起。

傅溪溪回神,看到來電顯示——老公,她的目光暗了暗,深吸一口氣,接聽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