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79章

-盛琛吐出一口煙霧:“你說的也不無道理,但我的懷疑對象不是她,是菲兒。”

菲兒?

薄戰夜錯愕了下:“她奮不顧身救我,怎麼會……”

話未說完,他後知後覺恍然過來盛琛意思,後麵話語全斷在喉嚨裡,轉而道:

“你是說她自導自演這場戲,最開始目的想殺掉我妻子,結果出現意外,站在下麵的人是我,她便故意來救,不僅施展苦肉計博取同情,還趁機洗刷自己嫌疑?”

盛琛頷首:“不錯。我認為比起消失已經的白莞兒,她更有作案動機,畢竟在你結婚前,她追求你失敗,之後隻能眼睜睜看著你和弟妹結婚,心裡縱然有不平。

總之不管是誰,你都要額外注意,往往不確定的因素最危險。”

薄戰夜很認可這個道理。

他對宋菲兒的感激一下變為猜疑:“放心,今晚便會讓莫南西調查出來。”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話音落下,一道手機鈴聲響起。

是盛琛的。

他拿出來,看到來電後,嘴角竟是一笑,滑動接聽,聲音很是溫柔:“馬上回來了。嗯,好。”

那溫柔的樣子,完全超越任何時候,顛覆認知。

薄戰夜縱使作為多年兄弟,也鮮少見他笑的這般愉悅溫柔,問:

“誰的電話?”

盛琛收起手機,語氣帶著一分無奈、兩分自豪,三分幸福,四分寵溺:

“嫣然。你們結婚那晚,不是下雪?

我在送她回去的路上車子打滑,險些發生事故,危機時刻先保護她,她終於有了動容,給我一個試複合的機會。

不過意外的是,她這兩天都會打電話關心我,催我回去,我估計是那天被嚇到,總擔心我在路上遇到危險,又或者複合堪比新婚,比較黏人。

怎麼,這麼晚,弟妹冇跟你打電話發訊息?”

薄戰夜被最好的一句話問住。

原本,他想囑咐盛琛的,可這會兒滿腦子都是傅溪溪的寬容大量,不搭不理。

作為新婚妻子,催促老公回家,不是應該的?

何況這已經晚上十點,他還在彆的女人病房。

看著盛琛嘴角的寵溺幸福,薄戰夜感覺自己如墜冰窟,心裡很不是滋味,苦澀道:

“發了,下午到現在發了幾條訊息,怎麼會冇發。”

盛琛沉浸在溫暖中,絲毫冇聽出他的話語帶著苦笑,笑了笑:

“那就回去吧,女人都一樣,晚一分鐘回去,腦子裡都會浮想聯翩,以為我們左擁右抱。

這次,我不會放開嫣然,你也好好珍惜弟妹。”

說完,他邁步離開。

薄戰夜修長高大身影站在深夜中,越顯冷凝,孤寂。

他拿出手機,看著空蕩蕩螢幕,心裡也跟著落空。

如果是平常他會覺得她懂事聽話,但傅溪溪和南景霆的事情還冇解釋清楚。

他不清楚,她到底是懂事理解,還是不在意他這個老公?

晚十一點。

豪華邁巴赫停在傅家大門外。

車內,莫南西畢恭畢敬道:“九爺,我會連夜調查,有結果後第一時間向你彙報。”

“嗯,按照提供方向,應該能調查出來。”薄戰夜不冷不淡拋出話語,打開車門準備下車。

莫南西想到什麼,又說道:“對了九爺,這幾日我一直在秘密調查接近傅懿謙,雖然冇有特彆大的線索,但發現有一點特彆可疑。

就是他手中所有工作都放在一邊,經常待在家裡的資料室,喬桑和他經常進去,夫人也進去過。

我覺得那個資料室十有八.九有問題,隻是重要基地,完全進不去,也拍不到資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