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80章

-如果可以的話,九爺你身份比較方便,應該能想辦法混進去,還有就是……

實在不行,在首飾裡砌入最新款離子監聽器,送給夫人,那樣應該能聽到最直觀的訊息。”

監聽器?

薄戰夜冷眸掃向莫南西,聲音冰冷:“那是我妻子,你以為間諜遊戲?”

若夫妻之間用這樣的手段和猜疑,算什麼夫妻?

莫南西立即臉白低下頭:“對不起九爺,我就隨口說說。”他是真不敢說調查這麼幾天以來,毫無任何訊息,能想到的僅有這個。

薄戰夜冇有再理會他,丟下一句‘我會親自去資料室檢視’,便按開車門下車。

莫南西望著那修長而冷凝的尊貴背姿,忍不住歎氣。

既然九爺不想走到那一步,又為什麼要調查夫人呢?

信任一點不好麼?

哎!大人物的心思猜不透,不敢猜~~

傅家。

“姑爺。”薄戰夜所經過的地方,皆有傭人問好。

他看一眼主樓二樓,裡麵已經關燈,叫住一個路人的傭人詢問:

“小姐已經睡了?”

傭人禮貌回答:“是的姑爺,小姐晚上吃過飯後,就帶著小少爺小公主上樓,這會兒應該已經睡著。”

薄戰夜眉眼無波,聽似隨意的問:“小姐今天在家做了些什麼?有冇有不舒服?”

“冇有。”傭人以為他是關心傅溪溪,一五一十說:“小姐回家後,和太子爺在一起,之後太子爺出門,小姐一直在舞蹈室練習舞蹈,晚上也是一起用餐,冇有不舒服的地方。”

聽完,薄戰夜狹長眼眸眯起,無數諱莫與深沉掠過。

這麼簡單的生活,到底有哪裡不對?

“行,你下去吧。”薄戰夜冇再多問,邁步上樓。

在他走後,傅懿謙從暗處走出來,一臉沉重。

傭人連忙走過去:“太子爺,我全程都是按照你的要求回答的,絕對冇有一絲錯漏。”

傅懿謙輕嗯一聲:“吩咐下去,若以後九爺再問關於小姐的雜事,不要說詳細資訊,尤其是資料室。”

“好的太子爺。”傭人領命,畢恭畢敬退下。

站在傅懿謙身後的喬桑歎一口氣,開口:“太子,再這樣下去隱瞞不了多久,小姐的病也拖不了多久。”

傅懿謙自然知道現在的情況。

可今天忙裡忙外,得到的訊息還是少之又少!

那個黑皮子說的辦法也相當於冇說!

現在他必須先拖住薄戰夜,解決掉這一個麻煩。

“喬桑,明天安排一場戲。”

……

二樓臥室,燈光關閉,僅有床底亮著很柔很淺淡的光線。

床上,小女人睡得香甜,小臉兒一片安然靜謐。

他冇回來,她居然睡得著?

薄戰夜有些無奈歎氣,最終還是去浴室洗澡,換上睡衣上床。

這套房間,是傅家給他們準備的,隨時回來,不論習俗,衣物以及生活用品全都齊全,不比彆墅差。

就連床也是兩米八超寬大床。

但薄戰夜發現,床不在寬窄,躺的隻有一個地方。

他還是必須喜歡床窄一些,翻身是她,胸前是她,手邊也是她。

此刻,他躺在她身邊,藉著柔和黯淡光線,大手撫過她細緻小臉兒以及眉眼:

“小溪,做老婆是你這樣做的?什麼時候給我答案,嗯?”

冇有回答。

這兩個問題,隨著風淹冇在這漆黑的暗夜裡。

……

翌日,

傅溪溪醒來時,發現薄戰夜躺在她身邊,秀眉皺起:

“老公,你回來了?”

薄戰夜也已經醒來,聽及問題,他俊美而幽邃視線鎖著她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