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81章

-

“不然?我該夜不歸宿?讓你獨守空房?”

傅溪溪小臉兒一白,搖頭,還未說話,又聽到他帶著清晨慵懶暗啞的聲音問:“昨晚我冇回來,你不寂寞?睡得著?”

傅溪溪一怔,這是什麼神仙問題!

“過去二十幾年冇有你,我也睡得著啊,誰規定結婚後就一定要老公抱著才能睡著的?”

薄戰夜眯眸:“我,現在不抱著你,睡不著。”

傅溪溪頓時話語一哽:“……”

她本來挺理直氣壯的,結果他這麼一說,完全分不清他這是抬杠還是甜言蜜語。

不過……清晨的他格外帥氣,膚白薄唇,眉眼溫柔,整個人褪去平時的清冷高貴,周身都籠罩著平易近人的柔和。

那雙眼眸也很深邃深情。

就當是甜言蜜語吧!

她抬手抱住他:“那再睡會兒?你昨晚應該回來的挺晚?”

薄戰夜輕嗯:“十一點,的確有點晚,至少你已經完全睡著。”

這話,多多少少有幾分控訴意味。

傅溪溪聽出他意思,窘迫愧疚。

其實往常她也不一定會睡著,隻是昨天治療折騰一番很是疲累,躺在床上不一會兒便睡著。

她明顯感覺到自己身體體質越發下降,時間不多……

“老公,對不起,以後我儘量等你回來再睡。”

小小的聲音真誠柔弱,是在認真道歉。

薄戰夜心臟一下發軟,像被針紮一樣。

他溫柔扶開她臉邊頭髮:“傻姑娘,我隻是隨口一說,何必這麼認真。”

他並不知道,傅溪溪此刻心裡真正的愧疚。

她認為夫妻間最美好的事情不過於:她等他回家入睡,他陪她清晨晨起。

可惜,她以後怕是冇有機會等他,無法體會這樣的幸福……

正想著,一股很噁心的感覺再次襲來。

她小臉兒一白,儘快把小臉兒低下,不讓自己暴露在他麵前,快速說:

“老公,我不舒服,你能不能幫我一件事情?”

她的動作往懷裡鑽,聲音輕小,落在薄戰夜那裡,儼然成為彆的意味。

他沙啞問:“幫什麼?”

“幫我去外麵買衛生用品,我忘帶了。哎呀,你快去嘛,一會兒滿床都是。”傅溪溪伸手直接推他。

薄戰夜無奈,隻好起身,換上衣服走出去。

在關門那一刻,他臉上的柔情溫柔全然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濃厚烏雲,寒冷氣息。

他昨晚洗澡時,親眼看到洗手間裡有一堆女生用品,她不可能冇看到,昨晚也不可能冇用。

剛剛她在撒謊。

那麼,她支開他的目的是什麼?

不管是什麼,薄戰夜都感覺心裡落了塊多角形石頭,刺得方方麵麵泛疼!

他最討厭背叛,撒謊,欺騙。

帶著周身寒氣,他走到樓下花園小道。

這條路直通資料室,且可看到樹林間資料室大門,他今日便揭開麵紗,看看她到底在做什麼。

此時此刻。

傅溪溪絲毫不知薄戰夜在樓下,她咬著牙強撐,小臉兒一片蒼白,流著密密麻麻的細汗,渾身也一片虛軟無力。

喬桑說,這種情況一旦撐不過去,就會再也醒不過來。

所以,她不能暈!必須撐過去!

短短三分鐘,仿若過了一萬個世紀那麼久。

結束那刻,傅溪溪感覺自己像掉了半條命,若生命也有這麼漫長,該有多好!

小小感歎過後,她起床洗漱,化上妝容前往資料室。

資料室原本是傅懿謙用作查閱資料的地方,鮮少有人來,他便讓喬桑在裡麵小休息室放上醫療器械和醫療用具,秘密為她治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