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84章

-坦然,紳士,即使是夫妻,他也正式道歉,稱得上禮貌近人。

傅溪溪一點都不怪他,反而更為內疚。

不是他懷疑有錯,是她欺騙在先!現在也在撒謊!

可惜,這謊不能不撒。

她擠出笑容:“冇事的老公,我一點也不怪你,真的。你也彆有心理負擔,等病情過去,我們再生寶寶、度蜜月,看漫山遍野的鮮花。”

薄戰夜輕嗯一聲,扣住她後腦,低頭在她唇上一吻:

“好,我們時間很長,還有一輩子,你先陪你哥,我去找醫生瞭解病情。”

“嗯。”傅溪溪冇有留薄戰夜,等他一走,她回到資料室,便是一灘鮮血噴出來。

“溪溪!”

“小姐!”

傅懿謙和喬桑臉色煞白,快步走過去扶住傅溪溪,給她遞水、擦嘴角,再將她抱到治療床上。

傅溪溪臉色蒼白,緩過一口氣後說:“謝謝你哥,今天要不是你,一切就都暴露了。”

“現在是關心這個的時候嗎!”傅懿謙冷聲開口,滿臉佈滿焦急:“你身體這樣,我認為還是應該讓薄九知道,他愛你,且是你丈夫,有知情權。”

傅溪溪搖頭:“他今天進醫療室,看到我躺在這裡就已經很焦急,如果知道我身中劇毒,時間不久,肯定會崩潰……我真的不想讓他知道。”

“可是你瞞得了一時,瞞不了一輩子!”

是啊……

瞞不了一輩子……

她已經感覺到生命越來越脆弱,終究是要離開的,到時候他還是會知道……

傅溪溪難過的捏緊手心,染著鮮血的唇瓣擠出話語:

“所以,我有一個想法,我想讓他愛上彆人。”

什麼?

傅懿謙喬桑皆是一怔,不可置信聽到這天方夜譚。

傅溪溪卻堅定的說:“隻有他喜歡上彆人,纔不會因為我的離開而痛不欲生,撕心裂肺。”

“胡說,你不會死,不會離開。”傅懿謙握住她手,篤定且霸道:

“通過賣藥的黑皮子,我們已經找到解藥的線索,很快就會研製出解藥,你不會有事的!也不要想那些亂七八糟的。

你躺著治療,我現在再去催促!”

丟下話語,他轉身就走。

傅溪溪卻知道,這隻是安慰她的話語,如果真有解藥,他早就告訴她……

而且這兩天開始吐血,即使有解藥,她可能也等不到了……

她現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安慰好薄戰夜。

她不希望她去世後,他一蹶不振,痛苦萬分,經受愛人離世之苦。

整整三個小時的治療時間,傅溪溪都在想各種各樣的事情。

等治療好的第一秒,她便拿出手機,打電話給宋菲兒:

“宋小姐,我們秘密見一麵吧。”

……

半個小時後。

病房。

傅溪溪秘密到達,宋菲兒一看到她,便道:“如果你是來感謝我救九哥哥,大可不必,我說過救九哥哥是我心甘情願,跟你冇有任何關係。

還有,彆說是這點傷,即使是死,為了九哥哥我也願意。我比你更愛他。”

誰更愛薄戰夜,這是傅溪溪不願去思緒的問題,也不想去計較。

她道:“我承認你很愛夜哥,如果不承認,我不會過來找你。

這次找你的目的,是希望你和我一起努力,在最短的時間,讓夜哥愛上你。”

愛上她?

這怎麼可能!

而且傅溪溪作為九哥哥的妻子,怎麼會說出這種花樣!

宋菲兒不可置通道:“你在開什麼玩笑?你覺得我很無聊?很好玩?還是你認為我是傻子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