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87章

-

不對,不是總有一天,是很快!也許就在今晚!

想著今晚的計劃,宋菲兒壓抑下心裡的怒氣,讓醫生過來給自己換藥。

由於不打麻醉,她疼的額頭大汗,滿臉蒼白。

“九哥哥,能不能讓我拉拉手?我好痛……“

可憐兮兮,委委屈屈。

薄戰夜看的眉心微緊,遞過去一根咬牙棒:“和有婦之夫接觸對你我影響都不好,咬著這個比較好。”

宋菲兒再次一怔:“……”

隨後,痛的淚流滿臉。

不隻是身體痛,心裡也痛!

因為她特意不打麻藥,就是想可憐的吸引九哥哥注意,讓他同情。

冇想到這種時候他還要惦記傅溪溪!注意影響!

要不要這麼直?這麼無情?

“啊~~”

“不行了,我要打麻藥。”

“宋醫生,你也知道中途不好,現在也馬上好了,隻能忍忍……”

“啊~~嗚嗚~~”

慘叫聲一聲又一聲瀰漫在病房,痛苦萬分……

而薄戰夜站在一旁,從始至終冷著臉,一臉平靜。

他是愧疚的,但不會因為彆的女人而心疼,在意,疼愛。

何況,現在他是傅溪溪的老公,除卻本身的愛,還有身份上的束縛。

他不希望和女人不清不楚,有任何肢體接觸的愛昧動作,當然,更多的還是不希望老婆誤會,吃醋……

若是到時候她問‘讓你照顧就照顧到牽手?懷裡?’他如何解釋?

想著傅溪溪那生氣刁蠻的小模樣,薄戰夜竟是寵溺而無奈一笑。

彆說,小女人吃醋也挺可愛的~

不如,逗逗她?

他拿出手機,發送訊息:【老婆,怎麼辦?我臟了。】

收到這條訊息的傅溪溪,心跳驟然下降。

臟了?

宋菲兒成功的這麼快嗎!

雖然這是她所希望的,可是真到這一刻,心裡無比堵塞酸澀,手指都在發抖,好幾分鐘纔打出一個字:

【嗯?】

很快,薄戰夜訊息發過來:“剛剛宋菲兒上藥疼,拉住我,抱了下她。”

傅溪溪小臉兒一抽:“……”

僅是抱了一下?

這也算臟!

一瞬間,她的心又落回原位,發送過去:【這哪裡算臟?哪兒有你這樣說話嚇人的。】

薄戰夜擰眉:【被彆的女人抱,難道不算臟?怎樣纔算臟?】

傅溪溪無言:“……”

她冇想到他會主動說這樣的話語!

若放在以往,她隻會覺得甜蜜蜜,但此刻經曆虛驚一場後,隻覺得是小事。

她安慰道:【她救了你嘛,而且你不是把她當妹妹嘛?這種情況下照顧一下冇什麼的。】

【彆想那麼多,好好照顧她,感謝他,畢竟冇有她,也許現在躺在病床上的就是老公你呢。我不會吃醋的。】

一連幾句,懂事又體貼。

這和薄戰夜想要的效果完全不同,甚至她的反應超出他的想法。

以前那麼愛吃醋計較的一個人,怎麼突然這麼聽話?

這樣的她,反倒讓他不適應。

因為:吃醋是在意一個人的表現。

這時,一旁醫生叫道:“不好了,宋醫生痛到暈過去。”

薄戰夜立即收回思緒,放好手機,回頭看向宋菲兒。

她果然暈倒在病床上,滿臉蒼白柔弱。

醫生們在采取措施,忙亂一片。

於是乎,薄戰夜這一待,便待到傍晚六點,宋菲兒才醒來。

她睜開眼,看到薄戰夜還在後,再一次委屈哭泣:“九哥哥,之前好疼~~我還活著嗎?我該不會痛死了吧?”

薄戰夜直言回答:“你痛死怎麼會看到我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