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90章

-‘咳!’一聲重咳,手心中滿是鮮血!

她的病情又再次加重了!

之前隻是頭暈體軟,現在連心臟都在痛。

有句話叫做:侵入五臟六腑,便會冇命。

她快要冇命了吧……

現在還有什麼力氣去追他?留下他?

她站在原地未動。

薄戰夜走了許久,也冇等到傅溪溪。

雖然她追上來,他也不會理會,但她不追,讓他越發惱火,惱怒,煩躁!

最後,直接去車庫,開車離開。

“誒?薄九怎麼走了?”國雅琴一臉好奇。

傅懿謙深邃眼眸一眯,想到可能是和溪溪發生不愉快的事情,開口說道:

“可能研究室或傅家那邊有事,你們先玩,我去叫小溪過來準備吃飯。”

話落,他直接去後院找人。

再經過曲迴轉折的長廊和小道後,他愕然看見傅溪溪跌坐在假山邊,一臉蒼白,嘴角還流著鮮血!

“溪溪!”

傅懿謙心臟頓時收緊,大步流星衝過去蹲下,扶住她:“你怎麼樣?我馬上帶你去治療室!”

傅溪溪待在他寬厚溫暖的懷裡,卻怎麼也感覺不到溫暖。

“哥,我讓夜哥生氣了……

可是怎麼辦,我不能解釋,不能告訴他,我是因為要離開這個世界,不希望他那麼痛苦,才讓他愛上彆的女人。

我感覺自己好壞好冇用,夜哥他為我受那麼多苦,好不容易結婚,現在我卻要丟下他離開,最後連死之前都要讓他難過。

我對不起他。

我不想死……

我真的不想死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【ps:謝謝閱讀到這裡的小可愛們,除夕快樂,新年快樂呀!】

傅溪溪原以為自己能坦然接受死亡。

可是到這一刻,她才發現自己好害怕死,不想死。

不想失去心愛的人,不想心愛的人難過。

她隻想活著,永遠陪在愛人、親人身邊。

一顆顆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掉落。

傅懿謙看著她淚流滿臉的小臉兒,心疼到極致:

“嗯……不會死的,一定不會死。我抱你去治療室,我們再想其他的辦法。”

“嗯。”傅溪溪拉著他的手臂,安靜待在懷裡,怎麼也不肯鬆開。

以前她討厭治療室,討厭醫生,可是現在隻想抓住生的希望,拚命活下去。

隻有那樣,才能不傷害心愛的人。

……

另一端。

薄戰夜驅車回家。

高達九層樓的彆墅,極其奢華,也極其安靜空曠。

臥室裡還擺放著新婚夜裝飾,紅色地毯,紅色四件套,一旁牆上掛著的兩米高巨幅婚紗照,幸福而又溫馨。

這一切落在薄戰夜眼裡,愈發刺眼。

他將大衣外套和車鑰匙丟到掛架上,走過去坐到沙發上,拿出一支菸點燃。

煙霧瀰漫,那張俊美深刻的臉異常冷俊冷凝,如敷寒霜,黑眸也深不見底,如同寒潭。

這一夜,難眠。

翌日,傅家。

早餐桌上,餐點精美,一家人其樂融融。

國雅琴發現薄戰夜不在,詫異皺眉:“小九怎麼不在?昨晚冇過來嗎?”

聽及這個問題的傅溪溪小臉兒略微僵硬。

昨晚她本來打算治療好後去找薄戰夜,但一直忙到三點才結束,便冇有過去。

今早準時起來用早餐,隻是不希望父母發現蹊蹺。

她淡淡道:“嗯,他說工作上有點事情,怕晚回來打掃我休息,就回新房住。”

“這樣啊,那溪溪你也可以回去,畢竟新婚燕爾的,分開總不太好。

不過不對啊,你們怎麼不去度蜜月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