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92章

-“幸好是我先遇見你,不然父母見你們兩人連地點都不知道,又會以為你們在吵架。”傅懿謙開口,聲音平靜。

薄戰夜深邃眸光看他:“他們不知道,你應該知道。畢竟最近她和你走的近,連我也看不透她。”

話裡有話。

暗指傅懿謙知道他們吵架,甚至知道更多。

傅懿謙眼眸眯了眯,約莫三秒,掀開唇:“薄九,有些事不是我一個外人能做主的,溪溪的想法也是她自己的。

但我看到的她,愛你,且絕對不會背叛,我想,你也應該用心去感受,而不是隻看外表。

話語點到為止,我能說的也隻有這麼多,你回去吧,她在等你。”

語重心長說完,他轉身回屋。

薄戰夜眼眸暗了又暗,裡麵似風雨欲來山滿樓的天氣,滾動著陰雲。

愛他?

愛他會希望他愛上彆的女人?

愛他會放手?

她該擔心的是他如何才能不愛上彆得女人!

越想,越是煩躁,他發動車子回新婚彆墅。

這一晚,必然又是腥風血雨……

晚九點。

餐桌上的飯菜因為有加熱底盤的緣故,依然冒著淺淺熱煙。

但傅溪溪的心涼了又涼。

之前薄戰夜說在和彆的女人培養感情,背景還有音樂聲,應該是在ktv夜總會那種地方。

僅管知道他不會做出逾越行為,但還是忍不住浮想他左擁右抱畫麵。

明明他們是最幸福的夫妻,應該恩恩愛愛,甜甜蜜蜜,可現在……

她該怎麼挽救這場婚姻?

‘滴’樓下,大門解鎖聲響起。

應該是薄戰夜回來了?

傅溪溪瞬間收起思緒,起身,快速下樓。

到達客廳時,果然看到薄戰夜清雋矜貴的身姿,心裡一喜:

“老公,你回來了,我就知道你不會不管我的!你吃晚飯了嗎?菜還是熱的。”

她邊開心的說著,邊伸手給他解大衣外套。

無論是模樣還是舉動,都是個賢淑的妻子。

也的確是他的妻子。

隻是做的事不儘人意。

薄戰夜冷著臉,薄唇掀開:“你還知道叫老公?老公的定義是什麼,你是不是應該好好學學?”

不待傅溪溪回答,他又道:“一邊叫我老公,一邊希望我喜歡上彆的女人,這樣有意思?”

傅溪溪被問的小臉兒一白,不知該如何解釋:“老公……我……”後麵的話始終冇有出來。

薄戰夜原以為她讓他回來是要解釋原因,或者道歉,結果還是這幅委屈姿態。

一時間,心裡十分煩躁,目光冷冷盯著她,問:

“我欺負你了?”

傅溪溪連忙搖頭:“冇有。”

“那你自己做錯事情,在我麵前委屈什麼?

我的妻子,跑去求彆的女人追我,撩我,還教她技巧,你要搞清楚,該委屈的人是我。”

薄戰夜直接拋出話語,冷冽聲音帶著寒氣,生氣,還有些許歇斯底裡。

說完,他直接邁入電梯,上樓,

諾大的客廳,隻剩下傅溪溪一人,空氣之中飄散著男人留下的寒氣,冷凝結冰。

她手心捏了又捏,心中說不出的難過心酸。

可正如他所說,受傷的人是他,她委屈什麼?

深吸一口氣,她邁步上樓。

臥室內,薄戰夜已然進入浴室洗澡,寬大空間裡,隱隱聽見淅淅瀝瀝的水聲。

傅溪溪乖乖上前,站在門口,等了大概半小時,纔等到他出來。

此時的他,一襲黑色睡衣尊貴深沉,服帖麵料貼在身上,隱約勾勒著起伏精赤的肌肉線條。

完美,野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