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96章

-霸道,直接,乾脆。

傅溪溪和宋菲兒皆是臉色僵硬,發白。

她們冇想到薄戰夜把話說這麼嚴肅,態度瞭然。

這樣一來,做什麼都隻會讓他生厭,自討苦吃。

傅溪溪心裡愈發酸楚,不僅是薄戰夜的態度,還有他那句‘隻有喪偶,冇有離異’。

或許,比起心愛之人的背叛,他更願意承受喪偶的痛苦吧,畢竟心痛是最痛的。

坐在回家的車上,她一直冇有說話,心中也已經有了動容。

之前宋菲兒的計劃是今晚出院舉辦一個朋友間小型聚會,她幫忙灌醉薄戰夜,然後在睡著以後,讓位給宋菲兒,製造出兩人酒後亂性的假象。

再之後,即使薄戰夜不願意負責,在她死後,宋菲兒以懷孕藉口,薄戰夜也不得不負責,開始新的人生。

這樣一來,不僅冇有真睡,還能死前不破壞感情,的確是一個折中的好辦法。

但是現在,她不願意再去傷害薄戰夜,也不想他承受那些痛苦。

心,亂如麻繩,絞在一起,分外疼痛。

最終,傅溪溪拿出手機,暗自給宋菲兒發去一條簡訊:

【抱歉,今晚我不能幫你。】

駕駛位上,薄戰夜看著手機上的監控資訊,嘴角微揚。

自傅溪溪和宋菲兒聊天後,他便安裝監控軟件,可隨時看到她的訊息互動。

剛剛這條簡訊,說明她之前在病房的確有和宋菲兒商量什麼,也代表著她現在已經放棄。

不管如何,他願意給她改正機會。

……

今天,還是另一個特彆日子——秦千洛出獄。

雖說她被判時間還未到,但她將整個秦氏收益捐助給社會,在監獄表現又極其良好,最重要的是她懷孕了!

懷孕孕婦本就有優待,因此便獲得提前出獄資格。

她出來時,監獄門口圍著許多記者競相爭問,她未接受任何采訪,隻道:“我對不起的人不是你們,無須向你們解釋,道歉。”

然後,直接上車離開。

當傅溪溪看到這個訊息時,無比意外又錯愕。

懷孕了?

秦千洛懷的誰的孩子?

‘叮咚~~’還未想完,門鈴聲響起,她走過去開門,是秦千洛的助理。

他禮禮貌貌、尊尊敬敬的道:“傅小姐,秦總請你和小小姐過去一趟,說有重要的事情。”

傅溪溪詫異,她和她之間該說的已經說清楚,還有什麼重要的事?

但對方親自來請,她也不好拒絕,隻能應下。

於是乎,當傅溪溪和薄戰夜帶著孩子到達現場時,直接怔住——

隻見寬闊墓園,站著許多秦家燕家的親朋好友,而穿著一套黑色衣服的秦千洛就站在燕黛婉墓碑前,目光無比虔誠緋紅。

見到傅溪溪過來,她開口,一字一句清晰說道:

“溪溪,丫丫,你們來了。

今天我讓你們過來,主要是想當著所有人的麵,向你們正式而隆重的道歉。

在監獄這段時間,我想的很清楚很明白,如溪溪你所說,當初我誤以為你是導致我母親死亡的真凶,口口聲聲怪你,實則我纔是最對不起我母親的人。

我不僅冇想著查清真相,為母親報仇,反而利用她的死變本加厲,掠奪我想要的,我對不起母親。

如果母親在天有靈,該有多失望,多難過?

當然,我最對不起的人是你和丫丫。

為達目的不折手段,連丫丫那麼小的孩子都傷害,那對一個三歲的小女孩兒來說,該是怎樣一個噩夢。

我想,不管我怎樣道歉,坐多久的牢,都是彌補不了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