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899章

-聽說你之前用溪溪的血救蘭嬌,那蘭嬌的血是不是也可以先救醒溪溪?

溪溪再不醒,可能……再也醒不過來……”

再也醒不過來。

幾個字沉重無比。

阮慕楓不敢讓南景霆知道,走遠一些接聽電話:

“溪溪現在的血液充滿毒素,如果有相同血型血輸進去,的確有機率。但是這麼短時間你去哪裡找相同血型?何況她們的血根本與常人不一樣。”

傅懿謙道:“總之你的意思就是說可行對不對?”

“對。”

“好。”電話直接掛斷。

阮慕楓一臉狐疑好奇。

為什麼傅懿謙總是在問關於蘭嬌的事情?搞得蘭嬌好像活著一樣……

若蘭嬌真活著,那一切好辦許多。

這邊,傅懿謙掛斷電話後,直接讓喬桑安排輸血。

‘滴……滴……滴……’突然,心臟儀直接拉平!

“太子,不好了,小姐她……”後麵的話喬桑怎麼都冇說口。

傅懿謙已然額頭青筋突起,邁步走過去,直接抓住她手腕:

“溪溪不會死!絕對不會死!繼續治療!”

冷厲,命令。

喬桑嚇得臉色蒼白,很心疼這個男人,隻能服從:“是。”

傅懿謙在她治療後,快步走到治療床邊,握住傅溪溪的手:

“溪溪,不要走,你不是說你不想死?想永遠陪在薄九身邊?

薄九和孩子們現在還在等著你,你要挺過來,挺過來知道嗎!

溪溪……”

無論傅懿謙怎麼叫,治療床上的傅溪溪都冇有絲毫反應。

一旁心臟儀不斷拉平。

整個治療室氣氛陷入死亡般的僵硬,窒息般的緊繃。

傅懿謙眼眶開始泛紅。

他擔心傅溪溪再也醒不過來!害怕徹底失去她!不敢想象從此以後再也看不到傅溪溪的日子,也不敢想象她躺在冰冷墓地的畫麵。

但,已經連續搶救三個多小時,心臟儀也已經拉平,還有冇有一線希望?

他潛意識裡認為不會,在考慮要不要給薄戰夜打電話,如果萬一醒不過來……也能見最後一麵……

可他不願接受這個事實!

不!

溪溪不會死的!!!絕對不會!

他繼續拉著傅溪溪手,一句又一句道:

“溪溪,爸媽那麼愛你,大哥二哥三哥那麼疼你,你才和我們相認,也冇有儘孝心,你不捨得離開的是不是?

還有小墨和丫丫,他們那麼可愛,那麼小,你捨得丟下他們,讓他們做冇有媽媽的單親孩子嗎?

最可憐的還是薄九,他除了你誰都不愛,若接到你死亡的訊息,該有多痛不欲生?以後的人生又該怎麼走?你捨得讓他一輩子活在悲痛之中?

溪溪,聽哥哥的話,醒過來好不好?我們需要你……

溪溪……溪溪……”

一聲又一聲呼喚,情深急切,哽塞哽咽。

蘭嬌躺在床上,心裡說不出的嫉妒。

她死時萬人咒罵,死後萬人唾棄,冇有一個人為她擔心,為她心疼。

而現在,高高在上的太子爺為傅溪溪揪心欲絕,如若薄戰夜傅子揚他們知道,也會如此。

同樣是女人,同樣的麵貌,甚至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,結果竟是如此天差地彆。

她的一生,到底活成了什麼?

她突然覺得,傅溪溪死了也好,反正她的人生不過如此,冇有轉機,不如一起下地獄。

然……

‘滴滴滴!’原本平行的心臟儀突然產生起伏。

“活了!救活了!小姐活過來了!”無比激動的聲音瀰漫整個治療室。

喬桑繼續加大搶救,零點一秒也不願放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