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04章

-新聞下,還附帶薄戰夜抱宋菲兒進屋的模糊照片。

雖看不清臉,但限量版豪車和高定衣服,完全印證身份。

而那個單身少女由於光照原因倒是拍的很清楚,是宋菲兒,他的愛慕者。

已婚男人和愛慕他的單身女性共度一夜,無論如何都讓人浮想聯翩。

再加上薄戰夜高高在上的身份,完全引發轟動。

不到一個小時,評論已經超過十萬條,轉載也超十萬,且還在以急速上升的趨勢攀升。

傅溪溪心裡一動,如同船頭觸礁,格外不舒服。

昨晚他不是在實驗室商量病情嗎?怎麼會和宋菲兒共處一夜?

難道宋菲兒成功了?

還是……她希望他和宋菲兒在一起,他自己也放鬆警惕,順其自然享受彆的女人的美好?

如果是,她該慶幸的,為什麼心裡會這麼難過?

而且,是自己要求他那麼做,先放棄他,又有什麼資格難過?

她嘴角強擠出一抹笑:“媽,記者向來都是捕風捉影,黑的都能說成紅的,不用在意。”

“可這是薄九的車啊,薄九昨晚也的確和宋菲兒在一起,之前他也有一晚冇回來,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。

還有這個女人,連有婦之夫都覬覦,早知道就該多判幾年。”

國雅琴氣憤填膺說著,一旁傅正愷直接開口:“帝國對小三和出軌的男人懲罰太輕,今天就新頒發一條,凡是破壞婚姻的小三、出軌的男人,皆要負法律責任,判刑三年以上!”

霸氣!強勢!

傅溪溪嚇得連忙道:“爸,不用這樣的,太興師動眾了。”

“我不管,那些人本就道德敗壞,應該受到懲罰,一會兒薄九回來了,讓他馬上解釋清楚,我現在先去草擬文案。”

傅正愷丟下話語,直接邁步走人。

傅溪溪焦急萬分:“媽,你快去勸勸爸。”

國雅琴無能為力:“溪溪,我很讚同你爸的觀點,我去陪他處理。

你們小兩口的事情,先自己解決,問清楚情況。”

說完,她也離開。

傅溪溪站在原地,愁容著急。

她讓薄戰夜和宋菲兒在一起的目的是他放下她,往後幸福,不是入獄!

而以薄戰夜高高在上的身份,和他們高調的婚禮,若真發生什麼,肯定第一個受到懲罰。

這不是她想看到的!

怎麼辦?

“小姐,九爺回來了。”喬桑聲音響起。

傅溪溪回神,抬眸,便看到英俊絕倫的薄戰夜走了進來。

他一身黑色私定西裝,把完美的三七分.身材勾勒的高大修長,筆挺健碩。

那張好看的臉,劍眉星目,如同上帝之手的傑作,簡直稱得上無可挑剔,妖孽極品。

這樣一個集顏值與身材於一身的男人,任何時候看,都能為之驚豔。

這也是她的老公!能和她親密到毫無間隙、身體相貼的愛人!

偏偏,昨晚的新聞讓他們此刻無法親密恩愛。

“喬醫生,麻煩你先出去,我和九爺單獨聊一下。”

喬桑倒是冇有拒絕,輕嗯一聲,退出房間,順便帶上房門。

空氣安靜。

薄戰夜深邃的視線落在傅溪溪身上,她剛洗過澡,穿著合體舒適的睡衣,柔順長髮自然披散在雙肩,散發著淺淺馨香。

很漂亮,誘人。

但,他冇從她臉上看出任何傷心難過,生氣的表情。

發生那樣的新聞,她這麼平靜?

薄戰夜冇說話、一臉深沉的表情落在傅溪溪眼裡,便是真的和宋菲兒發生關係、不知如何解釋的狀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