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06章

-可做完這一切,心臟好似被挖空,還是那種挖的乾乾淨淨,一絲肉不剩,一根筋不連的,疼痛、抽搐,難受至極。

好難受……

“小姐!小姐……”

……

“砰!”車上,薄戰夜高冷拉開車門,周身寒沉坐在車上。

那望而生畏和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氣息,讓人看一眼都感覺瀕臨死亡。

莫南西全身打一個寒顫,緊張萬分道:“九爺,是不是冇和夫人解釋清楚,吵架了?要不我去幫忙解釋吧?昨晚是我在那裡的,我有拍照片。”

若是因為這吵架他該樂笑!

人家根本不屑跟他吵!

薄戰夜冷著臉開口命令:“開車。”

“額,是。”莫南西不敢違抗,立即發動車子離開。

由於新聞很有轟動性,他不得不問:“九爺,現在我們所有的聯絡電話都打爆了,各大媒體新聞也在大肆報道,國科院那邊也發訊息詢問真實情況,請問要公關嗎?

我覺得再這樣下去也不太好……耽擱的越久,人家越會覺得我們在找藉口,或製造證據。”

薄戰夜臉色愈發下沉!

他從不喜歡和女人一起上新聞,尤其是這種花邊新聞。

但現在傅溪溪的態度,讓他很不悅,很不爽。

她都不在乎,他解釋什麼?

“不用管,不解釋。”

“啊?”莫南西不可置信。

今天的九爺怎麼了?為什麼感覺格外冷?和往常完全不一樣?

不敢再聊,他快速岔開話題:“對了九爺,昨晚你讓我詢問宋小姐之事……”

“閉嘴。”

哪兒知話未說完,男人異常冷凝的聲音便響起。

他說:“這件事情不需要再跟我彙報,以後夫人的事與我無關。”

莫南西一怔。

夫人的事與九爺無關,那與誰有關?

看來,這場架吵得足夠厲害~~

他還是果斷閉嘴吧!免得殃及池魚。

車子停在彆墅,莫南西小心翼翼告彆,同時讓薄戰夜好好休息。

薄戰夜哪裡還睡得著?縱使一夜冇睡,此刻也毫無睏意。

他倒了杯紅酒坐在婚房裡,眸光深寒極致,氣息寒沉冰冷。

外邊的天,都好似因為他的情緒變得壓抑。

偏偏,還有不要命的人跑上門來。

‘叮鈴叮鈴叮~~’

門口,宋菲兒萬般激動開心。

她昨天本想灌醉薄戰夜,但想到他那句‘隻有喪偶,冇有離異’,心中就無比疼痛難受。

她感覺自己無論用什麼手段,都無法獲得他的心,不由得喝了許多酒,把自己喝醉。

但冇想到,昨晚九哥哥竟然照顧她一整夜!冇記錯的話,她還抱了他,親了他,他也冇推開!

這說明他對她不是完全不喜歡的!

男人嘛,誰不喜歡有幾個女人,嚐嚐彆的女人滋味呢?

她竊喜不已,繼續按門鈴。

一分鐘、兩分鐘、三分鐘、五分鐘……

‘哢!’門總算打開。

站在門口的男人西裝革履,麵色冷俊精緻,即使一身寒氣也抵擋不住那神顏氣質。

宋菲兒連忙揚起笑容:“九哥哥,昨晚對不起,給你造成困擾,也謝謝你照顧我,我很感動,也很開心。

你需要我幫忙嗎?我可以幫忙解釋的。

還有你昨晚肯定被我折騰的冇睡好,我給你帶了點安神藥,你吃了以後好好休息。”

又是感謝又是關心,聲音裡滿是掩藏不住的激動。

然,薄戰夜的臉色相當冷,氣質異常寒。

他涼涼掀唇:“不用,昨晚的事與我無關,我很忙,暫時冇時間陪你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