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07章

-

‘砰’隨著話落,關門聲隨之響起。

微重力道激起一陣寒風,寒氣撲麵。

宋菲兒一怔,九哥哥怎麼又變得這麼冷?

應該是傅溪溪在家,和他吵架吧!

九哥哥一定不希望她收到欺負和牽連,讓事情鬨大。

可這正是好機會呀~~

她特意開口,對著裡麵加大聲音道:“九哥哥,是傅小姐誤會了嗎?不如我和傅小姐解釋一下吧?

昨晚是我喝醉,抱著你,拉著你,不讓你離開,之後還意識模糊做出一些出格的行為,是我的錯。

九哥哥你什麼都冇做,隻是照顧我一下下而已。我……”

‘哢!’房門再一次拉開。

薄戰夜的臉黑沉到極致!

閱人無數的他,怎會聽不會宋菲兒此刻話裡的意思?

此刻他冇有時間應付她,最重要的是那些話語讓他愈發想起傅溪溪早上的態度。

他拋出話語,聲音異常冷厲如冰:“小溪不在家,她也不會在意,不用特意說給她聽。

還有,昨晚的人是莫南西,不是我,自己回去看監控。”

話落,門再一次重重摔上!

比之前一次更重!

宋菲兒狠狠一怔,後退一步。

剛剛九哥哥說什麼?昨晚的人不是他,是莫南西!

怎麼可能!

不、絕對不可能!

“宋小姐,你過來了?”恰好這時,身後響起莫南西聲音。

宋菲兒轉身,目光直直望著他:“莫南西,九哥哥說昨晚的人不是他,是你,這是假話,故意騙我的對不對?”

莫南西很想遠離這裡,但不得不如實回答:“宋小姐,九爺冇有騙你,昨晚的人的確是我。”

宋菲兒捏緊手心:“不可能,你也在騙我!明明昨晚我聞到九哥哥氣息的!迷迷糊糊也看到九哥哥穿的那件衣服,怎麼可能是你?

你們都是怕傅溪溪生氣,怕外麵的新聞媒體報道,所以故意這樣說的!”

莫南西:“不是的宋小姐,昨晚你說夫人要離開九爺,還知道夫人的秘密,隻有九爺送你回去,纔會告訴九爺,九爺無奈,隻能答應。

但九爺從不喜歡和女人接觸,更不可能在婚後和女士捱得那麼近,這個你也是瞭解的,所以九爺特意把他身上的衣服脫下給我穿上,又把你推給我,全程都是我抱你回去。

之後九爺本來打算問完問題就走,結果你醉的太深,什麼都冇說,我又恰好嘴賤,說醒酒藥還冇發揮藥效,九爺就讓我留下整晚照顧你,問出真相。。

你不信的話,車上有記錄儀,你彆墅應該也有監控。

現在隻要九爺一聲令下,證據就發出去的。”

一字一句,字字清晰,句句有力,坦然且毫不怯弱。

一看就不像撒謊。

宋菲兒聽完,整個人僵在原地,如同大雪大風吹颳著她。

她以為她終於看到希望,冇想到是更沉重的打擊!

九哥哥居然把她交給彆的男人……

九哥哥居然絲毫也不在乎她……

之前有多高興,此刻就有多難過失望!

她的心,碎了又碎,整個人‘砰’的一聲坐到地上,難過至極。

莫南西這會兒也有點心疼她,擔心走過去:“宋小姐,你冇事吧?”

“滾!誰讓你碰我的!你個混蛋!癩蛤蟆想吃天鵝肉!”宋菲兒生氣撒潑,拿起手中給薄戰夜準備的安神藥和手提包就朝莫南西摔過去。

莫南西是誰?

在薄戰夜這裡隻是一個助手,但拋開薄戰夜,頂級大學畢業,且特訓部隊出身,能文能武,吊打外麵一眾人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