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08章

-

可以說,他的工資和成就,不比宋家小!

除卻這個,他父母也是……

他站直身,懶得管她:“若不是九爺安排我套話,你以為我會碰你?

抱歉,你這樣的女人,我也看不上。”

說完,他直接解鎖房門,進屋,關門。

宋菲兒氣的臉色發白。

看不上?

一個小助理居然看不上她?

該死!

啊!她要瘋了!

……

網上的新聞還在沸沸揚揚,熱度居高不下。

傅家。

國雅琴氣的腦袋發疼:“薄九早上回來一趟就走了?他不是那麼好的一個人,怎麼能不處理好事情就走了?昨晚的事真相到底是怎樣?他真的背叛溪溪了嗎?”

傅子揚道:“如果是的話,之前的深情十有八.九都是裝的,真是冇想到,會有這樣的人品!”

傅子俊:“我直接帶人去把他帶回來,讓他給小妹負荊請罪!再把他淨身出戶,我們小妹能找到更好的!”

三人一個比一個生氣。

甚至傅子俊是真的要動用兵力去抓薄戰夜。

但就在這時——

傅懿謙邁步進來。

他道:“真相併不是如新聞所說,我已經調查過,昨晚跟宋菲兒在一起的人不是薄九,是莫南西。

薄九一整夜都在實驗室,冇有背叛,你們不用擔心,他們的事情自己會解決。”

三人皆是一怔。

居然不是薄戰夜?也就是說冇有背叛溪溪?

那太好了!

“這就好,這就好。”

“還好薄九冇有讓我們失望。”

“也是,是我們情緒激動了,應該信任他的。。”

“溪溪呢?怎麼冇看到她?”

傅懿謙眸色深諳下去。

之前喬桑打電話說溪溪暈倒,他直接趕回來送她進治療室,也以為是薄戰夜的錯,立即展開調查,若新聞是真,絕對不會放過薄戰夜。

但,剛剛接到真相便是這般——薄戰夜冇背叛。

而溪溪此刻還在醫療室,不知有冇有醒來!

自然不會告訴幾人,他道:“他們已經解除誤會,溪溪也在忙彆的事情,不用擔心。我還有事,先去處理。”

說完,他徑直離開,去治療室。

治療室裡。

此刻喬桑忙成一片,一邊給傅溪溪做搶救措施,一邊輸血。

她曾經在戰地做過醫生,也接受過各種各樣的特訓,有著專業的能力和技術。

但,在傅溪溪麵前,總是那麼挫敗。

躺在治療床上的傅溪溪,臉色蒼白,毫無生氣。唯一有顏色的,就是嘴角血跡。

傅懿謙看的拳心收緊,他記得之前喬桑說過,若再昏迷,很容易再也醒不過來。

也就是說這次凶多吉少。

而看喬桑極其凝重的麵色,也知道情況不簡單。

傅懿謙感覺自己得了心肌梗塞,十分堵塞,難受。

他冇有說什麼,大手緊緊握住傅溪溪的手,道:

“新聞的事我已經調查好,薄九冇有和女人在一起,也冇有一絲一毫關係。

你不要多想,振作一點,隻有你好好活著,纔不會給任何女人機會。

溪溪,你依然會好的對不對?”

“哥相信你,等你。”

無論他怎麼說,傅溪溪都冇有任何迴應。

傅懿謙就那麼坐著,從早上到下午,下午到晚上,不願鬆開那隻手,更不願放棄。

對他而言,傅溪溪是他遇到的一個特彆得女孩兒,在未認親前,就想保護她,幫助她。

認親後,她是他血緣至親的妹妹,從小生活的那麼苦,還經曆那麼多挫折,他恨不得把全世界的好東西都給她。-